第一章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、洛德维希、洛德维希!」

    香港红墈体育馆内,人潮爆满,红、橙、黄、紫、蓝、绿的萤光棒满天满地飞舞,呼唤声很有默契的跟随音乐的节奏此起彼落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是来自欧洲的梦幻歌手,现年二十四岁,身高一百九十公分,体重七十公斤,金发蓝眼,五官出众,面无表情时酷到可以冻伤人,笑起来时两颊有迷死人的酒窝。

    他的曲风走的是摇滚流行路线,却同时有灵魂乐和乡村音乐的味道,让人感受到灵魂的深沉时,还能感受到乡村的纯真,在当今世界歌坛上,是很奇特的嗓音和表达方式,加上人长得帅,很快就红遍半边天。

    这是他出道三年来的首次巡回演唱会,也是第一次到亚洲来,亚洲地区的歌迷早就雀跃不已。

    「哗!」

    当灯光突然一亮,洛德维希与劲爆的音乐同时出现,现场的欢呼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超级影迷——孟葳,当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他是她的偶像、白马王子、梦中情人,他的巡回演唱会,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的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、洛德维希、洛德维希!」

    孟葳在观众区兴奋地呐喊、摇摆,扯开喉咙跟着唱他的每一首歌,仿佛如此可以与他有心灵上的交流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一句问候而兴奋尖叫;因为与他一个眼神交会而痴迷陶醉;因为接收到他一个浅浅的微笑而欢呼……二十一岁的孟葳觉得此刻的自己,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!

    和所有歌迷一样,她三天前就跷课来排队,等着今天的进场,等着亲眼目睹洛德维希的舞台魅力。

    舞曲令所有人疯狂舞动,抒情曲又令人如痴如醉,伴舞、合音与灯光效果反而显得多余。

    演唱会在不断的安可声中结束,洛德维希谢幕再谢幕,所有歌迷都还不愿离去,原本预定十点半结束的演唱会,硬是拖到十一点二十分。

    每个歌迷都想再多看洛德维希几眼,因为这是三年来唯一一场亚洲演唱会,现在离开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目睹他的丰采。

    一万多名歌迷傻傻的等在前台,孟葳才没那么笨,她在谢幕第五次时,早早跑到后台去了——孟氏企业专营传媒事业,旗下几名歌手都在这里开过演唱会,她总是充当打杂兼小妹,偷偷在后台钻进钻出,这里对她而言,比自家厨房还熟。

    前台热情的掌声没有稍歇的趋势,让后台工作人员一直发愁。孟葳一到这里,就听见他们用法语抱怨。

    听他们用法语交谈,孟葳连呼幸运,因为这是她与人沟通较没障碍的欧洲语言。

    「歌迷还是不肯散,怎么办?」

    「我不要再出去谢幕了,你们自己想办法。」

    孟葳马上就分辨出洛德维希性感的声音和任性的口吻。

    这么骄傲?她没听错吧?洛德维希是歌迷心目中温柔又深情的白马王子,怎么可能有这么任性又不负责的态度?

    「歌迷热情是好事,可是我们都累了。」另一个乐手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「就算如此,我们也要想办法,不能放着这样不管。」

    即使无计可施也不能不管。嗯,说话的这人该是总监吧?

    「准备的安可歌曲都唱完了,舞跳完了、曲也奏完了,还拿什么谢幕?你们还有什么办法?总之……我先走了。」相同的动作重复太多次,不只他会腻,连歌迷都会厌烦,洛德维希只是率先表达想法。

    难得的演唱会、难得这么热情的歌迷,他不想再把结局拖得更惹人厌。

    「不可以!」孟葳赶快跳出来,举起双手挡住想慨然离去的洛德维希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子。

    他的歌唱事业如日中天,每个人奉承他都来不及了,敢跳出来阻止他做任何事的,她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「歌迷的心意是必须被珍惜的!不可以有骄纵、弃歌迷于不顾的想法!」孟葳义正辞严。

    啊啊,这么近距离看偶像,孟葳的心脏跳得如擂大鼓,双颊也热得像火在烧。

    哇,她居然因一时看不下去,就做出这么冲动的事……怎么办?怎么办?她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挖洞实在来不及,逃也逃不掉,她只好慌张的继续讲个不停。

    「前台那上万名歌迷,大部分是千里迢迢从台湾、日本、美国、欧洲追来的,不只抛下工作、学业,还搭飞机、转地铁、排一天的队、在外面搭帐棚,吃也吃不好、睡也睡不好,几经周折才能看到你的演唱会,你怎么可以因这些微不足道的原因就拒绝谢幕?耍大牌怎么对得起大家的热情支持?」

    孟葳愈讲愈觉得自己在为歌迷们伸张正义,但这些人好像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她看着心中有气,索性放倒旁边一个箱子,踩到上面去,而那高度和位置,就恰巧让她可以顶着洛德维希的鼻子,她的心顿时跳得要令她发慌。

    糟糕,很糟糕啊,事情怎么会这么凑巧?她该不该下来,把箱子挪后一步?

    不,为了广大的歌迷同好,她该一鼓作气把大家的心意传达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,她深吸一口气,继续训话。

    「你们累,歌迷们就不累吗?他们何苦花钱又受累,何苦在台下呐喊,不回家洗个热水澡、好好补眠、好好吃顿像样的消夜?这全是因为他们太喜欢你,太舍不得就这样结束,难道你们得到这样的心意,不感动、感激?」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她的话震慑,头愈垂愈低,开始为自己想落跑的念头惭愧不已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脸色很糟,他觉得自己被严重冒犯,这世上还没人敢当面教训他。

    「只会对别人训话,你有什么办法解决眼前的情况?有办法再站出来,否则闪边去。」洛德维希不服气的以挑战口吻问。

    这个左耳挂着枪、右耳戴着刀、脖子上挂着手榴弹饰品的女人是怎么回事?随随便便就跳出来训人?

    「这不叫训话,叫晓以大义,你完全不知道歌迷是以什么心情来到这里。」孟葳很不服气的反驳。

    亏她为他满心小鹿乱撞,想不到他的态度这么恶劣。

    「是,我们是不知道,但你又知道我们以什么心情坐困愁城?如果没有可供采纳的方法,就不要在这里说大话。」洛德维希顶着她的鼻子用力吼回去。

    她说得他心生惭愧,但他岂能服输认错?

    什么「歌迷的心意是必须被珍惜的」,那又怎样?是他们自己爱追着他跑,他可没逼他们。

    「我们已经使出浑身解数,筋疲力竭了。」其他团员以近乎呻吟的口吻说。超时工作又超支体力,每个人都很疲惫,希望这样说可以扑灭这两个人的火气。

    「我就是有办法!」孟葳顶着洛德维希的鼻子大吼。

    既然所有人都累了,就该想个圆满解决的点子,而不是他们自己落跑。

    「有办法就快讲。」洛德维希才不相信她真的有办法。

    「你这是有求于人的态度?」太令人生气了,这种态度如何面对广大的歌迷?

    「不想讲就不要讲,反正你只是虚有其表。」她这是故意吊人胃口?他就偏偏不买帐,看她能怎样。洛德维希决定跟她杠到底。

    「虚有其表的歌迷,再怎样也比快过气的年轻歌手强。我现在就出去把你的骄傲和跋扈宣扬出去,看你接下来的演唱会变成什么光景。」全世界的名人都怕负面宣传。好歹她家是做传媒经纪的,岂能不知这个道理?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洛德维希被说得心中一肚子火,却又不知该如何发泄。

    「我还有事要忙,再见。」孟葳跳下箱子,做走人状。她知道自己已经准确地踩中他们的痛处。

    「等一下!」洛德维希情急的喊。

    喊她做什么?当然是叫她把话说清楚,然后好好修理一顿……呃,所有人都在看……

    「请问有何指教?本小姐有很多事要忙。」当然是忙刚刚说的那件事。孟葳露出一个足以把任何人气死的可爱笑容。

    可恶!洛德维希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「把你的点子留下来。」总不能叫人把她拖出去埋了。洛德维希不甘不愿的吐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「什么?我什么都没听到。」孟葳装傻。

    一点礼貌都没有,要是孟氏企业旗下的艺人,她早就狠狠教训他们一顿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她这是故意折损他高傲的自尊?洛德维希气得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要知道,吐出刚刚那几个字,已经是他有生以来最低声下气的了。

    「既然没事,那我回去忙我、的、事了。」她加重「我的事」那几个字。

    「这位小姐……」这次是总监叫住她。

    「到底要怎样,拜托你们干脆一点。」孟葳只好又回头。

    「歌迷的心情只有歌迷能了解,请您告诉我们如何安然度过这关。」总监恭敬的说。

    从刚刚的谈话,他相信这位年轻小姐若非业界人士,也是专业歌迷,至少真的对眼前的困境有应对方法,所以他放下尊严相求。

    「啊?你说什么?」孟葳假装耳聋,「除了他说的话,其他我都没听见。」她的矛头直接指向洛德维希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洛德维希气得想冲上来撕烂她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。」在场的乐手们把洛德维希架住。

    「时间很晚了,我真的该走了。」孟葳假意看表。

    架住洛德维希的工作人员们开始劝洛德维希,要他收收性子、以大局为重,所有希望都在他身上了……

    洛德维希狠狠的瞪着孟葳,心里暗暗决定要把她的祖宗八代查出来,然后狠狠教训她,以报此刻之耻。

    但,即使作了这个决定,他还是放不下身段。

    「就拜托你了。」直到总监和团员们再三低声拜托,洛德维希才能勉为其难的说出有损自己身分的话。

    「请……」洛德维希咬咬牙,「请你,请你……」见鬼了,几时轮得到他来说这种鬼话?

    「嗯?有点上道了,如果你说得清楚一点,本小姐就免费奉送好主意。」孟葳表现出心花怒放的样子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又气得想冲上来,幸好团员拉住他。

    「我们就全靠你了。」团员们连声拜托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,洛德维希只好先按下心中的怒火,以极为难看的脸色,表达极为不搭的礼貌。

    「请……你……帮……忙。」他洛德维希·柯里孚几时求人帮忙过?

    总算听见他低声下气的请求,孟葳勉强满意。

    「有个条件,我说了,你照做。」没有答应这件事,其他都是空谈。

    「不可能!」洛德维希暴吼。他几时曾受制于人?这家伙别不知分寸!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。」团员们又紧张的架住他。

    「他会照做的,他不照做,我们也会逼他照做,请小姐不吝提供锦囊妙计。」总监只差没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「你说呢?」孟葳把带笑的眼神甩向洛德维希。

    「哼。」洛德维希把头甩开。

    「他答应、他答应了。」总监忙不迭地把洛德维希的动作解释成答应。

    「那好,耳朵过来。」孟葳勉强满意,叫大家附耳过来,给予作战指导。

    听过她的指示,所有工作人员频频点头,认为这方法可行,唯有洛德维希倨傲的站在一旁,不予置评。

    「照做,就照这样做!」总监下令。

    于是舞群、乐手开始着手准备,总监则负责和洛德维希沟通,三十秒后他们一同上台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当洛德维希不甘不愿地再次出现在舞台上,得到歌迷疯狂的欢呼声,他心中涌上前所未有的惊讶——在他暗暗决定弃他们而去时,他们仍守在这里?

    要是他就那样走掉……

    「你怎么对得起大家的热情支持?」方才那女子不客气的训话像一记闷棍,打在他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难道,真如她所言,他身上背负了成千上万的热情而不自知?

    那么,他要怎样才对得起这些炽热的支持和心意?他前所未有地思索起这问题。

    「谢谢今天来到现场的朋友……」

    他的脑中不自觉地播放起这些人如何从亚洲各地辗转来到这里,又如何旷日废时搭帐棚,而昨天又下了一场冷雨……

    「你完全不知道歌迷是以什么心情来到这里。」他又想起了她的话。没错,他完全不知道,也完全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坚持守候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「因为有你们的支持,我才能站在这里,虽说离别是相逢的开始,但面对分离,我们总会依依不舍……」不知为何,他的声音有着浓浓的鼻音。

    见鬼了,他根本不是多愁善感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?为什么他听见此起彼落吸鼻子的声音?

    「我答应,不久后的将来,一定再来亚洲和大家见面,一定把更精采的表演带给大家……」

    奇怪,他的眼眶为什么热了起来?

    「歌迷的心意是必须被珍惜的!」这几个字铿锵有力的打在他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「时候不早了,外头很暗,请大家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,我和所有工作伙伴,在这里目送各位离去,请所有人配合安全人员的指引,慢慢往出口移动。」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出现幻觉,他看到很多歌迷都红着眼眶,更多女歌迷抱在一起痛哭,所有人一走一回头向他们挥手,好像和至亲之人告别……

    「很快会再回来的,我答应很快就回来!」他的嗓子哽咽得厉害,热泪在眼眶中冲动得想滚落。

    旁边整排跟他一样慢慢挥动双手与歌迷道别的工作人员,也好像屏住呼吸,怕发出什么丢脸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是按照剧本演出而已,他们干嘛演得像真的一样?他又干嘛表现得那么感动至深?又干嘛说得好像出自肺腑?他在心中嘲笑自己,绝不承认什么「真情流露」这种事。

    旁边吸鼻子的声音愈来愈大,甚至盖过低低的慢鼓。

    可恶,表演不是已经结束了吗?歌迷也走了大半,他们表演给谁看?难道刚才的表演都不精采,现在的演出才感人?

    洛德维希搞不清楚,到底是他感动了歌迷,还是歌迷感动了他。

    一万多名歌迷终于顺利离开,工作人员也收起感伤的心情开始整理收拾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快快跑到后台去,想找到那名女子,但是后台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到底找她做什么,他也不清楚,就是一股忍不住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会是好事。他对自己解释。

    有了,当然是报仇雪恨!她刚刚让他受气吃瘪,别以为他会善罢干休。

    后台怎样都找不到人,她一定是想到自己闯了什么滔天大祸,吓得逃跑了。

    她最好别以为这样就跑得掉,因为不管天涯海角,他都会把她挖出来。

    找出手机,他打出一通电话,把她的模样详尽的告诉对方,要对方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她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啧啧,他做得到嘛,又不是做不到。孟葳昨晚混在人群中,和歌迷一起离开演唱会场。

    虽然目睹洛德维希有多么心高气傲、不负责任,却也莫名其妙的被感动得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泪。

    虽然信誓旦旦不再崇拜迷恋他,却在看过他的表现后,觉得自己陷得更深。真是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把车子停入车棚,孟葳提着行李向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孟家二老在十年前不幸撒手人寰,企业重任全部落在这对兄妹肩上,孟挺之刚退伍就以双肩担起大片江山,十年来经营得有声有色,规模不断扩大,因舍不得相差十岁的孟葳吃苦,孟挺之让她以用功读书为第一要务。

    以前和父母同住的房子年久失修,孟挺之三年前买了这栋三层楼的花园别墅,一楼是客厅,兄妹二人分占二楼和三楼。

    孟葳做了亏心事,即使现在早已过了哥哥出门上班的时间,她还是不敢从正门进入,小心翼翼的走到屋后,打算从逃生梯爬到三楼。

    但千算万算不如哥哥掐指一算,一上楼就见他正负手站在梯前,脸色败坏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又被捉到了,哥哥怎么这么神通广大,每次都能逮到她?孟葳顿觉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灾难找上门,哪有乖乖受难的道理?当然要想法子化解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呃……哥哥早,今天真是适合晨跑的日子啊。」她不自然地装腔作势,拼命把手中的行李往身后藏。

    「晨跑跑了四天?」孟挺之的口气非常严峻。

    「呃……这,这是……」哥哥怎么知道她出去了四天?孟葳顾左右而言他,想解释那包行李的由来,却找不到好理由。

    「你知道前天是什么日子?」孟挺之闷着声音问,就怕太早发脾气,把自己气死。

    孟葳点点头。

    「昨天什么日子?」

    孟葳更用力的点头。她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「今天是什么日子?」

    孟葳又很小心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「那你说。」孟挺之一点都不认为她记得这些重要日子。

    「前天是洛德维希亚洲演唱会的前一天,昨天是洛德维希在亚洲的唯一一场演唱会,今天是……回家的日子……」孟葳发现哥哥的表情急速沉下,愈讲愈心虚小声。

    她说错了吗?

    「前天是C大研究所送书面审查的日子;昨天是K大口试的日子;今天是N大笔试的日子!只知道追偶像,你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研究所甄试生?有没有把这些人生大事放进脑袋里?!」孟挺之气愤地戳戳她的脑袋瓜。

    就是被你戳笨的啦!孟葳不敢对哥哥这么说,只敢找借口开溜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我快去准备,谢谢哥哥提醒。」她装乖巧的鞠个躬,拔腿往逃生梯跑。

    「站住!」孟挺之喝住她,想开溜?门儿都没有!

    「现在才准备来得及吗?」孟挺之非常气妹妹的玩物丧志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出道三年,你就追了三年,不管他在哪里拍广告、办签唱、办首卖,你都不远千里而去,甚至连这么重要的甄试都丢到一旁……他到底对你下了什么药,把你变得这么野?!」这三年来他不知骂过多少次。

    在洛德维希出现前,她是个乖巧、听话、懂事的妹妹,谁知他一出现,孟葳就变野、变坏了,不但花钱花得凶,还跷课去排队买唱片、参加签唱会、握手会、歌友会……

    自己经营的艺人有大群歌迷是一回事,自己的妹妹玩物丧志又是另一回事!

    「他没有对我下药。」孟葳抗议。

    人家又不是故意的,谁教那些学校安排笔试口试的日期,刚好在洛德维希的演唱会这几天?早知道这么巧,她就不会买简章去报名了嘛!这些话孟葳只敢在心里犯嘀咕,可不敢讲出口。

    「那是他带坏了你?」孟挺之尖锐的质问。

    「他才没有!」孟葳谁污蔑洛德维希,她就跟谁拼命。

    「不管有没有,不准再追逐偶像,听到没有?你已经快二十二岁了,不该老是再做这种幼稚的事,该认真的找个交往的对象,为自己的下半辈子铺路。」自从父母过世后,孟挺之就把妹妹的终生幸福当作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「崇拜偶像不是幼稚的事。」孟葳不服气的嚷。

    是啦,忘了去参加各学校的甄试是她的错,但这和追逐偶像幼不幼稚无关,更不是洛德维希带坏她。

    哥哥老爱把她做的事讲成全是洛德维希的错,好像喜欢他有多人神共愤似的,教人听了生气。

    「那是不思上进、不务正业、不值得鼓励的事!」做错事还敢顶嘴?

    「哥,你说这样太过分了!我们孟氏企业能生存,还不是仰赖明星和粉丝?我只不过实地体验消费者立场、融入业务实境而已。」哥哥把她的行为贬得那么不值,她大为光火。

    她只不过去看洛德维希而已,有必要生这么大的气吗?

    「就算如此,你也不能潦下去,成天追着偶像跑!」对孟挺之来说,孟葳说什么都只是华丽的借口。

    「我还只是学生,不趁现在做这些事,难道等到七老八十?你说的那些什么交往对象、下半辈子,跟现在的我完全无关!」孟葳气呼呼的越过哥哥,就着逃生梯往上爬。

    说什么寻找交往对象,她心里只有洛德维希一个而已。

    「别以为二十二岁还是小孩子,奶奶在你这种年纪,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……走大门。」又不是没门给她走!孟挺之气恼的命令。

    「奶奶是上古时代的人,你拿我跟她比,为什么不拿自己跟爷爷比?爷爷在你这个年纪,已经是七个孩子的爸了。」孟葳转身往大门走,气呼呼的走得很快。

    要比大家都来比,她孟葳跟人吵架可从来没输过。

    「好好表现。这次不准再出状况。」

    「好啦好啦。」孟葳不甘不愿的边回答边拖着脚步上楼。

    还说不是被带坏?她以前不是这么伶牙俐齿爱顶嘴的。孟挺之对洛德维希就是有气。

    不管孟葳反应如何,孟挺之都不会稍有懈怠。自从父母过世后,他对孟葳严加看管,就怕她被拐了、被骗了。未来,他也会替她找个值得信赖的对象,保障她幸福美满过一生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席作品 (http://tangx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