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   有了目标和愿望,当然要去实行,孟葳才不想成天为别人的背叛伤心伤神。

    一个半月的时间,她去拜了全台北大大小小的神,只要听说哪里的神灵验就去拜。

    从妈祖娘娘、观世音菩萨到济公活佛、关公、土地公,甚至注生娘娘,她都去拜了,这还不够,连玫瑰堂、天主堂、清真寺,她也去插一脚,路旁的许愿池,也会投几个硬币求个爱情降临。

    问她为什么?当然是为了恋情顺利、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「孟葳,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,又在生什么气?」季佩芸觉得孟葳好像刻意在躲她,公司气氛也变得很奇怪,难得在走廊上遇见,她赶紧追究原因。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她对谁都没生气,就是看到她和哥哥就讨厌。孟葳甩头走掉。

    干脆她也叫神把季佩芸和配给哥哥,让他们一生绑在一起,互相把彼此气死好了。

    「这种态度还说没有?」季佩芸追上去,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,怎不知她的脾性?

    「你跟哥哥联手算计我。」孟葳回头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「我?什么时候?」嘲笑是时常,季佩芸可不记得自己算计过她。

    「上次,去做造型的时候。」看季佩芸不承认,孟葳心中有气。

    「你跟董事长约好去吃饭的那天?」季佩芸记得那天。她亲眼目睹孟葳由丑小鸭变天鹅,那令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「根本不是吃饭,他带我去相亲宴会!」孟葳想到就有气。

    「什么?董事长怎么做这种事?」季佩芸大吃一惊,也替孟葳生气。

    季佩芸对这种不顾本人意愿,以父权思想一意孤行的作为最反感了。

    「难道你不是共犯?」孟葳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「我?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来?我家里的人要是敢来这套,我就离家出走,跟他们绝交!」开玩笑,他们把她的自主权摆在哪里?

    「真的?」她的嫌疑那么大,孟葳实在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「当然是真的,我们虽然是女人,在家里排行比他们低,可不代表我们没有思想、没有自我主张、没有智慧和判断力、没有感觉和喜好,他们这种作为,就是妄自尊大,妄想控制我们的一生,以为全世界只有他们的决定才是最正确的!」季佩芸义愤填膺。这种事不管发生在谁身上,她都会很生气。

    「没错,我们是人,不是东西,更不是宠物。」孟葳慷慨激昂的附和。佩芸的见解实在太精辟了。

    「所以,我们要反抗到底。」季佩芸握着孟葳的手说,「我是站在你这边的,以后董事长若又想做这种事,我一定先通知你。」

    「好!」孟葳用力回握她的手,两人又变成好朋友、好姊妹。

    「那晚上我们一起吃饭,庆祝误会冰释。」季佩芸提议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孟葳附议。

    虽然误会冰释,孟葳还是觉得该把哥哥和佩芸配在一起,因为她认为该让佩芸把「我们虽然是女人,可不代表我们没有思想、没有自我主张、没有智慧和判断力、没有感觉和喜好」的观念,灌输到那个顽固古板的哥哥脑袋里。

    和季佩芸约好时间,她们各忙各的去。

    孟葳又想出去找庙拜,但在那之前先把今天的影剧版看一看。

    看四下无人,她到交谊厅去拿了报纸,躲到女厕去看个过瘾,若看到洛德维希的新动向,就偷偷剪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巡回演唱会已经到尾声了,世界各地的歌迷在网路上交换着各场次的经验,传颂他如何充满智慧的解决两派歌迷间的冲突、指挥所有人帮助因过度兴奋而休克的歌迷、如何驯服故意进来闹场的人、如何在节目之后额外增加小表演……大家都说他智勇双全、更受欢迎,也与歌迷更亲近了。

    看报上记载他出色的表现,想起只有她知道的秘密,她心里漾满甜蜜,感到格外光荣。

    就在她晕陶陶时,门外传来脚步声,几名女职员边聊天边走进来。

    「你们瞧瞧阿琴那股劲儿,炫耀得咧。」一名职员嫉妒兼不满的声音。

    孟葳不想出去,只希望她们快走,不要吵她看报。

    「对呀,好像只有她知道怎么去誓约之墙似的。」另一个附和。

    誓约之墙?听到这四个字,孟葳的耳朵立时竖起。

    「你们在说什么誓约之墙?」另一名员工问出孟葳的疑问。

    「位于义大利维洛娜的一座墙啊,相传只要把两个人的名字贴在那面墙上,就会获得美丽的恋情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我知道,我家隔壁的阿婆说她去贴了一张纸,结果回来后得到梦寐以求的爱情第二春,每天到处颂扬誓约之墙的魔力。」

    这么神奇?孟葳愈听愈有兴趣,连忙把耳朵掏干净,聚精会神的偷听。

    「真的假的?不就是个传说而已?」

    「什么传说而已!那里是茱丽叶的故乡,有茱丽叶在加持,什么浪漫的愿望都嘛会实现。」

    真的?偷听中的孟葳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「对耶,印象中好像真的如此,我身边已经传出不少佳话了,最扯的是我们部门里那个专搞迷路的夏洁。」

    「对对对,我有印象,那个路痴夏洁嘛!被公司外调到罗马,结果迷路迷到去跟叱吒欧洲的毕奇奥尼总裁坠入爱河,现在到处卿卿我我,不知羡煞多少人。」

    「我家附近那对从小吵到大的仲飞、萧翼也一样,听说他们小时候不小心在誓约知墙贴了一张纸,吵到现在变成欢喜冤家……」

    「还有我妹妹叶馨,她也是一个不小心在誓约之墙贴了条写有名字的手帕,目前和荷兰钻石王国的大总裁热恋中。」

    「这全是誓约之墙的魔法。」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我们要不要找个机会,到誓约之墙去祈求美丽的爱情?」

    「当然要!」

    「让我们快上网找资料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于是吱吱喳喳的一群人离开女厕。

    「誓约之墙啊……既然有这么神奇的魔力,我当然非去不可。」孟葳的脑海里想着那个美丽的传说,心里荡漾着瑰丽的涟漪,唇角勾起一弯甜甜的弧度。

    有这么神奇的魔力,她怎么可能错过,明天就整装去维洛娜。

    对了,当然还要偷偷带上哥哥和季佩芸的签名。嘿嘿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孟葳找了个孟挺之计画出差的礼拜订机位到维洛娜去,不知为何,那周的机位特别热销,居然早就没位子。

    饭店也是,维洛娜当地的饭店竟然被扫订一空,连一般旅行团不会住的小饭店、大饭店、YMCA也无一空房。

    那盛况简直让人联想到世界杯足球赛或奥运这种举世瞩目的运动会。

    「难道那几天是义大利国庆,还是有什么重要活动?」愈是热闹,孟葳愈觉得自己该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于是她在每家航空公司排队卡退位,终于在出发前一天卡到一个临时退位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比这更幸运?孟葳欢欣鼓舞,兴高采烈的款款行李出发到维洛娜。

    飞机坐了近二十个小时,抵达罗马机场是当地时间下午三点,想招计程车到维洛娜,居然招不到。

    「这两天有什么节庆吗?整个气氛好像很奇怪。」在等了一个小时后,她终于招到一辆计程车。

    从订机位到招计程车都这么不顺利,满街跑的公车也都客满,怎不令人纳闷?

    「您不是也要去维洛娜吗?」很奇怪的,司机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「也?」孟葳觉得这个字是重点,也是使她更纳闷的原因。

    「因为世界巨星洛德维希要在维洛娜拍钻石广告啊,您不正也是来一睹他迷人的丰采?我看全世界的歌迷都涌到这个小城来了。」司机兴致昂昂的说。

    「洛……洛德维希?」突然听到这名字,孟葳觉得心脏跳动困难。

    这么巧?不是吧……她在作梦吗?

    太兴奋,她的心脏快停了!

    「钻石王国的总裁希杰·范·兰廷加先生最新设计的美钻,取名为『相约永远』,坚持在誓约之墙拍摄,据称那里是希杰先生与来自亚洲的爱妻缘定一生的地方。」司机讲得津津有味,好像那是人人耳熟能详的精采故事。

    「誓约之墙?」孟葳的心脏跳得更张狂。

    老天爷、观音菩萨、济公活佛、圣母玛丽亚……这不是真的吧?难道誓约之墙注定是他们恋情的开始?

    喔,她快要被这美好而巨大的预感震撼得昏倒了!

    「是的,只要在那里贴下自己与情人的名字,就会得到祝福,谱出美丽动人的恋曲。」这是维洛娜的美丽传说。

    「好浪漫……」到目前为此的诸多巧合,都令孟葳相信,那个传说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们会有个浪漫而戏剧化的重逢,他会像罗密欧一样握住她的手,像骑士般亲吻她的手背,为她的美丽赞美,说她的眼睛是天上最美的星星,说她的笑倾国倾城……

    孟葳坠入美妙的幻想中,再也听不进司机说的:「上周就开始涌进人潮」、「茱丽叶的故居早已水泄不通」、「外面的布拉广场连搭帐棚的空隙都没有」、「所有人都摩肩接踵」、「其实广告从早上就开始拍了」……

    啊,洛德维希,她即将展开的美丽恋情!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经纪公司为这满城歌迷感到无比讶异。

    他们明明封锁了全部的消息,这堆如蝗虫过境的歌迷,是怎么知道讯息的?

    广告其实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,今天阳光美、气氛佳、微风又合作,准备加NG,林林总总也只拍了十分钟,但因为这堆歌迷的缘故,挤进来花了两个小时,挤出去,则花了四个小时仍走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,洛德维希!」呼唤声此起彼落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「让让,请大家让让。」保全人员充当开路先锋,一路在稠密的人群中开路。

    只可惜歌迷太热情,一心想和洛德维希握手、拍照、签名,挤过了保全人员,他们又将工作人员和洛德维希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「请大家小心,让让。」到这地步,工作人员也只好充当维护洛德维希安全的保镖了。

    「大家辛苦了,移动时小心点。」洛德维希充满关怀的叮咛。

    若在几个月前碰到这种情况,他的脸虽然不会臭得太明显,情绪也会从头坏到尾,找到机会就碎碎念几句,但现在不同,在这样的场合中,也许有「她」。

    时间不断的过去,连柯里孚家族最顶尖的寻人高手都出动了,当然也被他骂过了,她的消息依旧杳杳,最后他只好怪东方人都长得差不多,怪自己无法描述、描绘出她更真切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无端使他不安、心焦,唯恐自己这辈子再也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到底对自己施展了什么魔法,只不过一次令人不悦的冲突,就变成他心心念念的影子,魂萦梦系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既然他找不到她,就只能多公开些活动,被动的等她出现。这次钻石广告的行程,就是他偷偷泄露出去的。

    他想见她,想听到她抑扬顿挫的声音,想看到她神气活现的样子,更想看到她甜甜的笑容。

    希望她得到讯息到维洛娜来。自从泄露出行程后,他每天都这样祈盼着,不自觉地幻想她会以什么姿态再次与他重逢,幻想将她握在手中的温度。

    为了找到可能被埋没在人群中的她,他尽量和歌迷拉近距离,尽量看清每张脸。

    只是,从演唱会到现在,他看了数十万、数百万张脸,看到像她的,他心内的悸动无可负荷,但发现不是她,那失望又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在希望与失望的重复中,他的心起起伏伏,更心急的想快点找到她。

    所以,相较于工作人员的无奈,他显得有一丝干劲,一想到她可能出现在自己眼前,他就兴奋难抑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一个不经意的抬头、微笑中,眼尾余光扫中一个影子,一种奇特的感觉立即撞进他心里,他的眼光再次移回来。

    是她!就是她!他的心呐喊着,狂跳得仿佛要衰竭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身为一个标准歌迷,孟葳没空去计较为何自己没收到任何洛德维希要拍广告的消息,为何台湾的报纸没登只字片语,因为她知道抢位置远比这些重要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,一把简单行李丢进好不容易找到的饭店,孟葳马上整装出门,决定不管距离洛德维希的广告开拍还有几天,都要在誓约之墙前占地为王等下去。

    来到维洛娜城外,她才知道今天就是拍摄的日期,而洛德维希一早就抵达,现在还没离去。

    她要是今晚才到达,就错过了!这巧合又令孟葳震颤。

    「绝对会有好事发生!」

    她兴奋地往人群中钻去,本以为以她的娇瘦,在高大的欧洲人中,一定更有机会钻到前面去,谁知根本不是那回事,人群紧密扎实,连只狗要钻过去都有困难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,她只能怀抱着满心希望跟人群缓慢移动,但谁知洛德维希几时会走呢?也许她会错过也不一定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她就着急,恨不得能变成一只鸟,飞到洛德维希眼前去。

    在这充塞着无力感的焦躁与心急中,远远的,她看到被歌迷团团围住的他正边与歌迷握手,边缓慢的移动。

    她眼中立时一阵湿热,心中涌进千万情绪。

    她看到他了,如此激动沸腾,他几时才会看到她?

    她热切地朝他的方向移动,人群的前进却比蚂蚁行军还要慢,那令她焦躁难安。

    然后,不期然地,她看到他抬起头来,看到他转向自己,看到他的视线与自已擦身而过,她连捕捉都来不及……

    虽然明知这是大部分歌迷的命运,孟葳还是非常心痛。

    就在她想尽一切词汇安慰自己时,奇迹发生了!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视线移回来,然后,就那样定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老天爷、老天爷、老天爷!孟葳的心为这连作梦也梦不到的奇迹鼓噪、呐喊。

    他记得她?他在找她?她的心因承受不了这惊喜而颤栗。

    时间和空间失去了意义,人群也彷佛被送到了异次元,全世界只剩她与他的深情对望……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……」孟葳热泪盈眶,这就像是一场梦境,他真的把眼神完全投注在她身上,眼中真的只有她一个人,他们之间变得毫无距离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!」她大声呼唤,喊出她心里最大的渴望和狂喜。

    「你!」

    她依稀听见洛德维希也在呼唤她,甚至对她伸出手,她惊喜得完全无法言语,只想朝他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只可惜好事多磨,事实是她与洛德维希各陷于人群的两端,近在咫尺又远如天涯,连彼此的声音都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!」她的手不断向前伸展,希望能拉到他的大手。

    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洛德维希大声的问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!」孟葳根本没听见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像两条想向彼此游去,却被海草重重缠住而动弹不得的鱼。

    「名字,你叫什么名字?」洛德维希热切而激动的喊。

    他好想拔腿奔去,把她拉到眼前来,但他们再怎么努力伸长手和身体都构不着对方,他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在孟葳那边的歌迷,个个以为洛德维希在向自己招手,纷纷拼命的往洛德维希挤,听得见他话意的人也以为自己是被看中的,热切地以高分贝不断重复自己的名字,唯恐没有被记住。

    「我叫孟葳,孟葳!」孟葳也学歌迷复述自己的名字,但洛德维希显然没听见。

    「告诉我,你的名字!」因为洛德维希不断心急地重复这句。

    混乱嘈杂的人群中,他们听不见彼此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孟葳和洛德维希的距离愈来愈遥远,对方在彼此眼中的身影愈来愈渺小,直到太阳下山,他们没有再见到一面。

    孟葳噙着眼泪站在暮色渐浓,人们因洛德维希的离去而终于散场的布拉广场上。

    以为众神齐心协力让她的恋情有了开花的希望,谁知到头来,她照样连他的手指都没碰到,照样连她的名字也没被他知道,一切都在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「呜呜,天上众神是不是在戏弄我?」她边抹眼泪边承受希望落空的凄惨心情,觉得自己简直像悲剧第一女主角。

    「我要向茱丽叶抗议,问她为什么给我天大的奇迹,却又给我惨绝人寰的结果。」

    她的美丽恋情还没展开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呜呜,活了二十二年,孟葳没比现在更伤心过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席作品 (http://tangx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