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    第二天,孟葳去了誓约之墙。

    从世界各地远道而来的歌迷们,只剩一些在维洛娜观光,三三两两的在时尚街漫步,阳光使空气充满干爽和暖意,布拉广场上只有几只鸽子在觅食,完全让人想像不到昨天这里万人空巷,拥挤得连只蚊子都会被夹死。

    誓约之墙上纸片翻飞,纸片看起来都很新,凑近去看,就会发现那些纸几乎都是洛德维希的签名海报一角,他的签名旁再躺着另一人的签名。

    「大家都想和洛德维希一起坠入爱河。」孟葳看着那些纸条,心上无限气馁。

    「这么多纸条,茱丽叶会为谁加持呢?她也会烦恼吧?」孟葳边纳闷边把从公文上撕来的,孟挺之和季佩芸的签名纸片贴在墙上,觉得他们搞不好是今天最被祝福的情侣。

    从洛德维希的海报撕来的签名,旁边已经签上她的名字了,她却觉得贴上去一点意义都没有,因为与别人的并没有差别。

    「唉。」孟葳唉声叹气的把纸条收回口袋里,可是心里又想起她比别人更多的付出与努力。

    「不对,不一样,我的跟别人的不一样,我在台湾求过众神,将来也会求欧洲的神、美洲的神,如果这些神都有了连线,却唯独少了誓约之墙……这怎么可以?」

    孟葳愈想愈觉不该轻易放过任何可以祈求的机会,便又把口袋里那张纸条翻出来,毫不犹豫的贴在墙上,然后双手合十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「誓约之墙,相信你已经接受很多同样的心愿,但请相信我的不一样,我非常努力,东方的众神我已经去拜托了,这几天会来拜托西方的神,我一定会用我的诚心和行动来感动它们,好达成全球连线,你千万也要助我一臂之力。」孟葳非常虔诚的拜了几拜。

    把纸条贴上去后,她觉得自己完成一件伟大的工程,全世界的神都会帮助她,高兴的转了几圈,激起的风浪把刚刚贴上的季佩芸与孟挺之签名纸条吹掉了,她却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就在她为找到理由重拾希望兴奋不巳时,不知哪来的青仔样,竟撞得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真的很抱歉。」

    那个人在她上方说着有点耳熟的法国话。

    「你非得在本小姐高兴得快飞上天时跑来扫兴……呃……没关系……」既然对方那么有礼貌的道歉了,她总不能再劈里啪啦的骂下去,只好笑笑的改口说没关系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青仔样好像因为某种理由而愣住了。

    「喔,屁股好痛。」孟葳挤眉弄眼的抚着很痛的屁股。

    「跟我走。」

    不知怎地,那个青仔样竟拉起她就跑。

    「去哪里?跑慢点……屁股很痛耶……」

    孟葳边喳呼边发现拉着自己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运动外套、白色运动长裤,头戴白色棒球帽的颀长男子。

    「你是谁?放开我,放开我啦,我一点都不喜欢被外国人绑架。」孟葳想挣脱他,却被他拉得更紧。

    「你的名字。」跑在前面的男子微转过头来问。

    「孟葳…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」孟葳脱口而出才后不服气的反问。

    好像洛德维希……他的样子差点令她的心脏因过度刺激而麻痹。

    不可能,这个想绑架她的人不可能是洛德维希,他拍完广告后应该开始下个行程,到哪里去度假,或在家休息,就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可能又遇见他;就算遇见,他也不可能认出她,毕竟她只是数以万计歌迷的其中之一;再说,她更不可能这么幸运与他手牵手;再再说,昨天与他四目交接,只是一场梦而已,他看的应该是她身后的某一名他认识的歌迷;再再再说……

    「笑一个。」

    就在她想一大堆不可能时,前方的男子又转过头来,喊了一声,孟葳下意识的照做,他用手中的手机拍了一张照片,就在那一刻……

    再也无可否认了,那长相、那眼神、那酒窝、那模样……真的就是洛德维希!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!」孟葳大喊,千言万语在胸中翻腾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回过头来朝她竖起大姆指,又继续跑。

    他热烈地相信在誓约之墙前撞上她是一种奇迹、是上帝的安排,他们一定能躲开追他的人。

    打从撞上她那一刻起,他的心就颤栗、狂喜不已,甚至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,一双手只想紧紧的拉住她,永远不放开。

    「那个……我们要去哪里……你……」面对心目中崇拜多时、幻想几千万次的偶像,孟葳紧张得脑中一片空白,张嘴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老天、妈祖、上帝、三太子!这实在……这实在……望着他短短的发根和后颈弧度,感受从他手掌传来的温暖,她感谢天上众神!

    就在她再次被这奇迹中的奇迹感动到无以复加时,身后不知打哪儿传来歌迷的呼唤声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,洛德维希!」歌迷的呼唤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「可恶!」洛德维希一咬牙,拉着孟葳拐进一条巷子里。

    后面的歌迷追来了,很不巧前面也涌上一群人,另一个巷子口,有几个警卫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,请回法兰克福!」

    「快!走这边!」洛德维希把孟葳拉紧,跑入另一条没人的巷子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好不容易找到她,可不想再与她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在人群中看见他,他的心就不断震荡着莫名的涟漪,一股不甘心驱策着他,让他即使被直接送回法兰克福,也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——

    他想她想得这么深、找她找了这么久,好不容易惊鸿一瞥,岂能容忍无端错失?

    所以他起了一大早,趁专门「护送」他的警卫交接班,又从德国赶过来。

    直觉笃定的告诉他,她一定还留在维洛娜,并且在拥有美丽传说的誓约之墙。

    于是他匆匆赶过来,却在路上被太机伶的警卫追上——

    柯里孚夫人总是这样,他的演艺事业行程一结束,就迫不及待的派人把他「接」回家,好像耽误一秒钟,他就会插翅飞到外太空去似的。

    过去几年,在既定行程结束后,他往往乖乖被「护送回去」,但这次不同,他看到「她」了,绝对要抓住她。

    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更不如柯里孚夫人掐指一算,后面的警卫还没追上来,前面就有歌迷包围,他就算变成老鼠也溜不成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!」原本散落在附近的歌迷不知哪来的情报,竟然有志一同的往这条街靠拢,就那样从四面八方把这条街封住。

    「可恶。」洛德维希咬咬牙。太有魅力变成他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「这个……呜……」看到这种阵仗,孟葳只想挖个洞躲起来好好哭个够。

    为什么?这是为什么?!她跟洛德维希连杯咖啡都还没喝,她还没好好对他表达心意,也还没好好跟他说句话,为什么就发生这种事?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!洛德维希!」歌迷们疯狂的欢呼。对他们来说,与洛德维希不期而遇,是誓约之墙伟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,请跟我们回去。」警卫们也上来了。

    夫人的策略受用无穷,不管少爷到哪里,只要说出「洛德维希」这四个字,歌迷就会替他们找到他。

    「难道你们看不出我暂时不愿意吗?」洛德维希没好气的说,下意识地把孟葳搂到怀中来。

    「那是谁?那是谁?」歌迷之间升起了疑问,敌意也开始弥漫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用白运动外套把孟葳的头盖住。不能让她暴露在广大的歌迷之中,因为他不知那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她鼻端嗅闻的是洛德维希淡淡的古龙水与汗水味、她正依偎在洛德维希宽大的胸怀中、洛德维希的心跳声就在耳畔、他的体温烙印在她的肌肤上……孟葳觉得就算此时心跳停止,也了无遗憾了。

    「请小少爷信守与夫人的约定。」

    警卫准确地击中洛德维希的死穴——他还有约定,并且必须对自己的承诺实践到底。

    「给我一点时间。」洛德维希叹口气,「孟葳……」他在她耳边低唤。

    他想带她走,但柯里孚家族实在不是个好玩的地方,他回去也不会有好下场,他不想让她有任何不愉快。

    孟葳全身颤了颤。原来自己的名字从他低哑的嗓子中说出来,是这样动人,而他呵在她耳畔的热气,暖得令人醺醉。

    多叫几次,她想多听几次来自他的呼唤。孟葳允满渴望的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「我会去找你的。」不由自主,他的唇刷过她仰起的唇。

    一阵火花同时在他们心中爆开,缤纷灿烂又炽热。

    孟葳完全无法动弹和思考,这一定是梦,肯定是梦!

    洛德维希心中悸动不已,只是那样轻轻一下,就令他感觉灵魂飞上天堂。

    「等我,我真的会去找你。」他重复一次,蓝色的眼眸深深望进她黑色的眼底,直到看见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「嗯、嗯、嗯!」孟葳不断点头。

    「走吧,不准向任何人提起她,也不许以任何方式动她分毫。」洛德维希抬头对警卫严厉的说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警卫恭敬的答应,替洛德维希和孟葳开路,直往他们停车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「找个好时机,你躲到歌迷里去。不管天涯海角,我都会去找你的,请你耐心等待。」洛德维希在她耳边叮咛,又依依不舍的吻吻她的发根和额头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不管他说什么,她都答应,此刻种种,就足以令她反覆回味一辈子。

    趁一个转弯,洛德维希将她放到雕像石柱后,她立时像从他手中滑落的一件小东西,瞬间被人群淹没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不敢回头,就怕她在广大的歌迷中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孟葳也不敢离他太近,只能放自己被歌迷愈推愈远。

    他说他会来找她,这样就够了。孟葳觉得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令她心满意足,她高兴得像要飞上天,又兴奋得想踮起脚尖来跳舞。

    咦……不对,他只知道她的名字,又没她的地址和手机号码,怎么来找她?

    猪头啦,她刚刚为什么不把手机号码写在他的外套里?听他那样讲就茫酥酥,完全忘了思索这种现实问题,她真是个大猪头!

    呜呜,这下子,他们又要几时才能见面?

    老天爷、观世音菩萨、圣母玛丽亚,这是你们谁的恶作剧呀?!孟葳在空前绝后的快乐中,同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洛德维希正式被「请」回法兰克福,满坑满谷的文件和企画案在等他处理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全名是艾奇·洛德维希·柯里孚,艾奇是他自己取的,只有经由他的允许才有被告知的荣幸;洛德维希这个名字近年用来出道当歌手;柯里孚是他的姓氏。

    柯里孚家族是德国的望族,袖中囊括全德国乃至全欧洲的航空、汽车、捷运、武器开发工业,近年投资金融商务、能源,也有很大的斩获。

    德国是欧洲的中心,法兰克福是欧盟的心脏,柯里孚家族是法兰克福的主动脉,正是足以撼动全球经济、政治的重要角色。

    因此,权力的最高拥有者柯里孚夫人,就有着如同英国女王那般的地位。

    对这举足轻重的家族来说,目前在歌唱事业发展的洛德维希。简直是个天大的异数。所幸他的身分被严重保密,演艺界并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来头。

    为了不年纪轻轻就被家族企业、欧盟、全球的命运大任压垮,洛德维希向柯里孚夫人争取到十年的时间享受兴趣,十年后全心投入家族事业。而夫人的条件是:歌唱事业之外的时间,要进公司帮忙。

    他是柯里孚家族的「秘密武器」,事业的开发、柯里孚家族未来的财富、乃至全欧盟未来的经济动向,全要仰赖他洞烛机先、判断准确的天赋,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结束宣传或拍完广告,就会被迫不及待找回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那种工作虽然被全世界深深期待并富有挑战性,洛德维希却一点都不喜欢,比起轻松的唱歌与毫无利益纠葛却死忠支持他的歌迷,那实在无趣无聊至极。

    不过,完全不同以往,现在坐正电脑桌前,看着电脑中的世界地图和能源曲线,愉快的心情连他的特助、秘书都发现了,但他们不敢当面反应,只敢在背后讨论。

    「『秘密武器』最近心情好得出奇。」午茶时间,主任秘书边泡咖啡边和同事聊天。

    以往,洛德维希回来工作都会成天摆着臭脸,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,这次很反常,令人很难不在意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最近的作息是——工作前一定要打开向来紧锁的抽屉,翻出里面的文件来看,脸上的笑容会不断加深,约莫半个小时后收回放妥、再度锁上,然后开始工作,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工作到一个进度后,就开始打电话,这之后每隔半个小时,他都会再重打一次。」

    洛德维希是老么,上头有两位兄长,所以人人都以小少爷称呼他。

    「很神秘,那些文件和那些电话。」他们觉得有组成福尔摩斯小组的必要。

    任性又神秘,非常符合小少爷的形象。

    「那些文件好像是某个人的资料,至于那通电话,似乎从来没有接通过。」

    「电话号码错误?」

    「小少爷怎么可能去拨一个错误的号码?谁又敢冒着生命危险给予错误的讯息?」

    「说得也是。」柯里孚家族势力庞大,连英国女王都不想来惹。

    大家开始充当福尔摩靳,思索那个正确却接不通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「在聊什么?」这时特助也端着咖啡过来。

    「聊小少爷的失常。」

    「小少爷并没有失常,他找到一直寻找的女孩,心情格外愉快,如此而已。」特助沉稳的说。他是对这些事情最清楚的人。

    小少爷要他暗中动员三大洋五大洲的力量去找那名女子,但因线索不足而再三失败,他最明白那时小少爷如何愤怒、失志和沮丧,后来小少爷终于拍到她的相片,再次动用三大洋五大洲的力量,真确的消息不断从传真机传过来,小少爷才有现在开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「哇!那名幸运儿是谁?」女秘书们带着欣羡又好奇的心情涌过来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是她们的偶像,在任何时候、任何一方面都是,但她们谁也不敢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「一名亚洲女子。」特助尽量以平淡的口吻说。

    小少爷开心是好事,但他们下人总要感到遗憾——柯里孚的家族成员历代以来只与名门中的名门交往,不够上流的甚至没资格与他们会面,如今种种资料显示,那名女子虽然有点家世背景,但仍构不上柯里孚家族的名门标准。

    「向夫人报告了吗?」主秘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对他们而言,「亚洲」这两个字代表「有待进化」,柯里孚家族处于世界金字塔顶端,洛德维希更是这个顶端的最高点,这两种人怎么能沾在一起?

    洛德维希是柯里孚家族,甚至整个欧盟的神秘武器兼导航系统,任何关心世界大事的人,都会对他的动向高度关注。

    「目前还看不出什么变化,所以应该先保持沉默。」特助睿智的说。

    他是站在洛德维希那边的,只要能让他维持现在这种愉快的心情,他什么都会去做,包括暗中阻止夫人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小少爷好不容易找到精神支柱、奋斗目标,他相信这种情况继续保持下去,才是柯里孚家族、世界百姓之福。

    「但我们还是得向夫人报告。」主秘很坚持。毕竟这段注定不能实现的感情,会造成怎样杀伤力难以预料,而且谁也担不起。

    「我会去向夫人报告的。」

    特助把一切都担起来,只是他并不能以一挡百,消息只要走漏出去,很快就会成为全公司的「秘密」,没多久也会变成柯里孚夫人的「秘密」,再没多久,就会变成全欧盟的「秘密」了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从维洛娜回来后,孟葳很认真的练法文,不管是在家里,还是在公司的女厕中,只要有机会,就拿出洛德维希的相片,认真练习。

    上次与洛德维希单独相处又亲密接触,她却说不出半句像样的话,令她扼腕后悔加捶胸顿足,回来后决定奋发向上,除了把法文学好外,还要找出一个足以让他想起她、爱上她,最重要的关键句子。

    她想通了,他说会来找她,不管机率再怎么低,她都该相信他,况且,他还轻轻吻了她……

    喔,老天爷,那羽毛般的吻,不断在她的梦中出现,令她怀疑那只是她的春梦,但她知道不是,因为他的体温还烙在她的肌肤上、热气还留在她的耳根上、大手还仿佛放在她的肩上……

    那个吻绝对是真的,他说会来找她,也绝对是真的!

    所以她要加紧练习,当他来找她的时候,才能顺利交谈。

    这样的练习像与他谈恋爱,她每天都快乐得像生活在云端。

    「我喜欢你!」她对着镜子边说边演练肢体语言。「不行,太普通了,根本一点都不特殊,更不足以让他记得我。」

    「我爱你!这又太假了,所有歌迷都在喊『洛德维希,我爱你!』,只能算是口号。」

    「我想和你谈恋爱。」羞死人了,这种话她根本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「谁呀?你想和谁谈恋爱?」外面,季佩芸走进来。想找孟葳时,先来女厕晃晃总是对的。

    「你偷听我说话。」孟葳惊慌的把洛德维希的相片藏到身后。

    「不用偷听,在外面都听得一清二楚了。」季佩芸笑着说,「而且你在公共场所练台词,怎么算偷听?」

    为错过而伤心,为眼光交会而快乐,为一点小巧合而感天谢地,现在又为向他表白而苦练外文,孟葳对洛德维希的迷恋,算是让季佩芸大开眼界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努力、用情这么深,如果恋情没有开花结果,那真是老天无眼了。

    「真的?」她向来把女厕当自家房间,谁知声音会传出去?

    「董事长在找你。」孟挺之特地派她来找她。

    「找我做什么?」孟葳没好气的问。

    之前骗她去相亲宴会的事,她可还不打算消气。

    「他知道你把他交代的工作交给别人做,趁他到国外出差时跑去欧洲,还知道你碰到洛德维希的事了。」季佩芸觉得事态很严重。

    「那又怎样?」对孟葳来说,这根本不值得紧张。

    他交代给她的,本来就是特助该做的事,她把工作还回去,不是正好?再说,他要出差、出差时间又突然拉长,根本不是她管得着的;碰到洛德维希是天意,天意又岂是能轻易违背的?

    啊啊,她喜欢天意。既然是天意,他们一定会以更美好的情况重逢的。

    「他认为你为了追洛德维希而抛下工作、远渡重洋,是玩物丧志、缺乏责任感。」季佩芸叹口气说。

    「他随便打听我的事,才是侵犯隐私权。」孟葳不服气的反驳。

    「他只是特别关心你而已……」季佩芸续叹道。

    「你干嘛替他说话?」之前不是还义愤填膺的说要「反抗到底」吗?

    季佩芸一愣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明白孟挺之对妹妹的专制,只是因为她是他唯一的家人,所以特别重视、小心翼翼?

    「他很生气,要你出席今晚的宴会。」季佩芸赶快把话锋引到正题。

    她问她为什么替他说话,她也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「又要叫我去相亲?!」孟葳双手叉腰,气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「也许是想带你去认识各大股东,毕竟你也算孟氏的经营者之一,以后要到公司帮忙,认识合作企业厂商是应该的。」季佩芸故意不那样解释孟挺之的动机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在理解孟挺之的一切作为只是基于对妹妹的爱护后,她就无法理直气壮的说出「妄自尊大」、「反抗到底」那种话了。

    「你为什么不把之前那番话跟他讲?告诉他那样是不对的,我虽然是他妹妹,但我有选择权,有决定自己喜欢谁、跟谁交往、不受他控制的权利?」难道这次季佩芸真的背叛她了?孟葳愈说愈怀疑。

    「这个……」孟葳这样问,季佩芸自己也很迷惑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愈了解孟挺之,原本对他的反感,愈变成理不清、甩不开的困惑。而且最近只要提到他,心上还会有异样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「算了,我自己去跟他讲。」孟葳不想理季佩芸吃错什么药,拔腿就往董事长办公室冲。

    「不要惹你哥哥生气,他是为你好。」季佩芸在背后叮咛。

    过去她从来不讲这种话,也不管这么多的,现在的她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孟葳回头扮个鬼脸。

    看也知道她要去跟哥哥吵架,她叮咛个什么劲儿?吃错药了?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孟氏企业董事长室的气氛非常险恶。

    孟葳剑拔弩张的站在办公桌前,一双美目气呼呼的瞪着办公桌后的孟挺之。

    孟挺之也不示弱,严峻地盯着连日来让他伤心又伤神的妹妹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绝不会答应去参加相亲宴会,但为了防止她再被偶像迷得旷课旷职,他绝对要想办法以最快的速度,把她嫁给有为的青年才俊。

    「现在就去打扮,今晚跟我一起出门。」

    「别再教我去什么鬼相亲宴会!」

    兄妹就是兄妹,连这种时候也能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「你必须尽快找个人交往。」孟挺之无视孟葳的反应,迳自告诉她自己的计画。

    「要交往你自己去。」孟葳尖声反抗。

    「不准你再去迷那个洛德维希!」孟挺之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全是那个洛德维希的错,在他出现前,孟葳是个乖巧、听话、有责任感的好女孩,自从他出现,她跷课、跷甄试,现在还跷班!

    「我偏要!」孟葳大喊。

    哥哥只会为反对而反对,一点都不知道洛德维希对她的意义有多重大。

    「不准!」孟挺之也火大了,「从今天开始,你每天都有宴会,直到找到适合你的人为止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要!」孟葳用力吼,明亮的眼眸里冲进晶莹的泪水,「哥哥只为自己着想,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意愿,一点都不徵询我的同意,我最讨厌你了!」

    「讨厌也没用,叫你去,你就去!」孟挺之这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。

    为她的大半辈子着想,还需要徵询她的同意?再说,徵询她,她就会照办吗?这世上除了他之外,还有谁会为她如此用心良苦?

    现在她反抗他、讨厌他,以后就会感激他。这个意念坚定地支持着孟挺之。

    「我不是你的宠物,也不要听你的话!」哥哥这么霸道、冥顽不灵,孟葳气得要死。

    「今天晚上七点半,你最好准时出现。」孟挺之以严厉而不容违逆的口吻下令。

    「不要,我要去找洛德维希!」孟葳赌气的直嚷。

    「不准再去找他!你敢去,我就打断你的腿!」孟挺之也激动的大吼,对她真是又爱又恨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老一辈的父母们,都会讲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「哥……」孟葳不敢置信的退后一步,想不到哥哥会对她说出这种话,看着他坚定固执的眼神,她觉得自己正逐渐被牺牲。

    「你不知道我是为你好吗?」她应该知道不能辜负这种心意。

    「为我好……我讨厌你、最讨厌你!」孟葳伤心欲绝的跑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「孟葳!」孟挺之大喊。

    看见妹妹的眼泪,孟挺之非常心痛,但为了她幸福美满的后半辈子,他告诉自己,不能因任何理由心软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席作品 (http://tangx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