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洛德维希后悔答应什么「歌唱事业之外的时间要进公司帮忙」的条件,那令他尝到苦果,被困在一堆文件中,任心中的思念煎熬。

    从维洛娜回来后,他将手机交给特助,要他按图索骥去找孟葳。

    被柯里孚家族重用的人果然不是泛泛之辈,不到半天的时间,孟葳的资料就不断从传真机里吐出来——从她的身家背景到生长过程;从幼稚园毕业到大学毕业的相片;从她的生日、星座、血型到她喜欢的食物、讨厌的颜色;从家中成员到每日作息、惯常出入的地点……都记载得极为详细。

    「终于找到你了。」看着她的相片,他知道彼此的距离再也不是难以测量,心里就涌上深深的幸福。

    然后,他迫不及待地拨下她的手机号码,想告诉她,他忙完手边的工作,马上就去找她,但电话一直回覆「无法拨接」的讯息。

    「难道电话号码是假的?」洛德维希大为震怒。

    「特助,特助现在马上进来。」按下桌上的通话键,他命令特助马上进来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。」不到一分钟,特助就恭敬地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静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小少爷的脸色很糟,跟之前的兴奋相去十万八千里。特助的背脊开始冒冷汗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上下打量他,想知道他有几个胆。

    是不是那份调查里出了什么差错?特助开始虚心检讨反省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最后把视线停在他的脸上,想看他知不知道自己的死期将近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,请问小的犯了什么错……」特助全身发抖,以求情的口吻问,一点都不怀疑洛德维希会马上让他后悔他曾犯下多大的过错。

    「真的号码在哪里?」他冷冷的问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指的是……」特助自问没给过任何人假的东西,但他太害怕,声音听起来有点虚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砰的一声,把那叠资料丢在桌上。

    「电话号码是假的!」他吼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、对不起!」特助被吓得连声道歉,「属下马上去查真的,马上!」要命就快认错,然后谋求补救之道。

    早知道那位小姐的资料对小少爷很重要,每个环节就不该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「你最好以最快的速度……」洛德维希从齿缝吐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「是,马上,小的马上去!」

    特助马上动用千军万马去查孟葳真正的电话号码,但孟葳只有一支手机,号码只有一个,他们查来查去,那个号码并没有任何错误,最后没办法,特助只好冒着生命危险去向洛德维希报告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,属下仔细的查过了,孟小姐只有一支手机,也只有那个号码。」天知道特助心里抖得多厉害。

    「你拨拨看。」洛德维希不多废话,要特助自己去找结果,好死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特助颤抖着手拨出那个可能害他小命危险、饭碗不保的号码。

    「无法拨接。」电话里传来简短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特助不敢相信,又拨了一次,还是同样的「无法拨接」。

    特助脸色大变,连忙掏出自己手机,打给负责实地调查的人。

    「那个电话号码是无法拨接的,你们到底有没有去问过她本人?」特助对着手机吼。他如果想活命,就得快把结果问出来。

    「为了不让她起疑,我们想办法问过她所有同学了,不然你打去她的公司问。」对方回答。

    「我会去查证的!」特助挂断手机,接着拨下资料中她公司的号码。

    结果公司并不肯透露员工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糟糕、糟糕,糟糕到极点了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……我想……可能是电话有问题……」对了,「也许孟小姐并没有办国际漫游,才会无法接通。」上帝,请保佑他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看着他,显然并不满意这答案。

    「有了,还有时差的问题,可能这时候她正在休息,所以关机……」仁慈的上帝,请保佑他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还是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「也许,她很快就会去办国际漫游!」主啊,如果这样还不行,您还是早早召我去天堂吧!

    「我要去找她。」洛德维希无比肯定的说出这句。

    「不,小少爷,您昨天才回来而已。」这跟要他的命一样令他恐慌。

    柯里孚夫人有交代,他除了执行小少爷的命令外,还有监视的任务,绝不能让小少爷有既定行程外的活动。

    「我现在就要走!」洛德维希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「不,小少爷,您就别再为难属下了,您这一走,小的铁定被夫人砍头,而您也会落个不守信用的罪名,实际上却又马上被像猎狗一样的警卫们请回来……得不偿失呀,请您千万要三思。」特助几乎要下跪了。

    一股无力感从洛德维希心里涌上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困境,也是他没有马上带孟葳回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法兰克福,美其名是守信,实际上却是软禁,除了家里和公司,他没有任何多余的自由,他们保护「秘密武器」的同时,也夺走了他的自由。

    「给她我的手机号码!」话出口,洛德维希又觉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在这里,任何电话都是被过滤的,她就算真的打,也会半途被拦截,只是徒增失望罢了。

    他多想到她的国家去,找到那个地址,找到她!但是他举步维艰,哪里也去不了。

    孟葳!那天她有没有安全离开?有没有受到歌迷的纠缠?

    她没事吧?她真的没有受到一丝攻击吧?

    在绵绵无尽的想念中,增加了椎心的牵挂,他更想见到她、听到她的声音说「我很安全」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一直无法直接与她取得联系,他们的距离又像之前那么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他记得她的手有多小、肩有多细、吻有多甜……以及自己对她有多渴望。

    「现在国际漫游很普遍,相信她很快会去办的。」特助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刚才小少爷像只要把人活剥生吞的猛狮,让人看了就怕,现在却像只斗败的公鸡,让人看了、心疼……

    「我会想办法的。」洛德维希的蓝眼迸发坚定的光芒。

    此后,他开始每天看她的资料和相片想念她,每天打那个永远「无法拨接」的号码,又一边想办法。

    虽然打击总是不时袭来,但,只要看见她相片中活蹦乱跳的样子,他又会充满斗志和力量。

    孟葳!我多么希望马上跟你在一起!

    日子就这样一日一日过去,苦闷也与日俱增,有一天终于让他想到了好法子。

    「孟葳家的公司是经营传播媒体和艺人经纪的,代理的欧洲艺人不计其数,如果我将亚洲的唱片交给他们代理……」洛德维希觉得这实在太可行了。

    坐而言不如起而行,他既然已经知道她在何处,岂有再让自己坐困愁城的道理?洛德维希马上拨出孟氏企业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辗转接到海外事业部的季佩芸手里。这时她已经把孟挺之的话转告在女厕练台词的孟葳,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「经理,电话。」

    「接过来。」季佩芸整饬心情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「我是洛德维希。时间有限,我长话短说。我要把亚洲的代理权转给你们,条件是你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前置作业,让我以最快的速度发片和宣传,另外,我要孟葳当我的贴身助理。」

    「洛……洛德维希。」从他的口中听到孟葳的名字,季佩芸完全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难道是孟葳多年的恋情要开花结果了?

    「以最快的速度,可以吗?」洛德维希在电话那端强调。

    「可……可以。」天哪,这不是真的吧?!

    洛德维希是当红的炸子鸡,他的代理权争夺战在世界各地打得如火如荼,她早就建议公司砸下重金签到他,企画案却被那太关爱妹妹的董事长压下来,现在他自己找上门来,要给他们代理权!老天爷!

    「指名要孟葳当贴身助手。」他再确认一次。

    「我会告诉她。」虽然孟葳一定会跳起来答应,她还是要先这样说。

    孟葳,你的苦恋终于得到报偿了!

    「请记住,以最快的速度展开工作。」他又不放心的强调。

    「我记住了。」她想以最快速度将这消息告诉孟葳,却看到她噙着眼泪跑出办公室,连她的喊声都没听到。唉,只好明天再说。

    「我这两天会想办法过去商谈合作事宜,第一眼要看到孟葳。」洛德维希觉得他连一分钟都等不下去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洛德维希的心蠢动异常。

    孟葳,我就要来找你了!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时间早已过了孟挺之所说的七点半,孟葳还在她的房间里,抱着洛德维希布偶哭得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「哥哥真的变成佩芸说的那种『妄想控制我的一生』、『以为全世界只有他的决定才正确』的人了。怎么办?洛德维希,我就要被逼去相亲、嫁给别人,再也不能去找你了……」她的眼睛又红又肿,泪水不断被吸入布偶里,而布偶还是和房间内的海报一样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?天上众神根本就是在开我玩笑,它们应该帮助洛德维希快点找到我,而不是要哥哥逼我去相亲!布偶,你告诉我,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?」

    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

    被她丢到一旁的手机第十次响起,面板上显示的依旧是孟挺之的号码,除了哥哥外,她那些没良心的朋友、同学、同事,根本不曾打过半通电话给她。

    「不接、不接、不接!那个可恶的哥哥、讨厌的哥哥、笨蛋哥哥!」一想到哥哥这样对待她,她就难过得想把电话砸烂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会不会忘了他说的话?他会不会只是一时兴起?」虽然不断告诉自己要相信他,她还是忍不住往这方向想。

    他的吻还在她的唇间发烫,那天的事还记忆犹新,她还常梦见他……

    对他而言,这种情况会不会是司空见惯,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?如果这样,她听从哥哥的意思,跟别人送作堆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不,不要,不是洛德维希,她不要!

    「你为什么还不来接我?拜托你来带我走,带我去哥哥找不到的地方!」她只要有心事就会对布偶哭诉,但布偶从来就没有变成真正的洛德维希,那令她更伤心。

    「我到底该怎么办?你到底会不会来?」

    孟葳觉得好绝望无助,但她不是那种会放任自己无助下去的人,当手机铃声停止的时候,她有了新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他说会来,就一定会来,我要相信他。」她抹抹眼泪。

    「在他来之前,我不能跟别人送作堆,也不要去相亲……我……我要离家出走!」

    想到做到,她打通电话给最要好的同学江美美。

    江美美是她大学的好朋友,也是洛德维希的歌迷,她们一起跷课、一起追偶像、一起分享战利品。

    「喂?」江美美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「我要离家出走,你可不可以先收容我?」孟葳哽咽的问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要离家出走?」江美美问。

    「你要不要收容我嘛?」孟葳执拗的嚷。

    「好啦好啦,你几时过来?」

    「现在。」

    收拾简单行李,留下一张宁条,带着最心爱的洛德维希布偶,孟葳从逃生梯下楼,开车朝江美美的住处而去。

    哥哥那么可恶,她早该离家出走的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打了一夜电话,孟葳都没接,季佩芸一早到公司就拼命找她。

    「有没有看到孟葳?」

    「孟葳今天来了没?」

    找遍整个公司都找不到,季佩芸忍不住替她着急。

    她心仪的洛德维希就要来了,她跑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洛德维希很积极的把目前这家签约尚未到期的代理商打点好了,也把总公司那里的行事历调整好,她的部分也很顺利的完成了,现在只剩董事长的签允。

    而孟挺之一直以来就很反对他们签洛德维希,要完成这件事,非得孟葳出马共商大计才行,现在可说是「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」的当口,孟葳再不出来,她办好再多事也没用。

    「孟葳呢?看到孟葳没有?」季佩芸逢人就问。

    「去问董事长比较快吧。他们两个昨天吵架了,孟葳可能赌气不来上班。」

    这倒也对,如果全公司的女厕都找不到孟葳,的确就该问孟挺之了。

    她匆匆跑去董事长办公室,却一头撞上正要出来的孟挺之。

    「是谁教你在走廊上奔跑?」孟挺之首先发难。

    「我有急事啊,你要开门出来不会通知一声?」季佩芸不客气的回嘴。

    「你有急事,难道我的事就不急?」孟挺之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「今天都没看到孟葳,我急着找她,难道你有比这更急的事?」事关孟挺之最关心的妹妹,她就不信有什么事比这更急?

    「我也正要去找孟葳!」孟挺之也吼着回答。

    吼完,两人相视愣住。原来他们的目的一样。

    「你找孟葳做什么?」孟挺之没好气的问。

    「要告诉她……」不行,不能现在告诉孟挺之,「没,只是都没看到她,觉得很不对劲。」

    「她离家出走了。」孟挺之把孟葳留下的字条交给季佩芸。

    「嘎?离家出走?」季佩芸看着那张纸条,暗中想像他们昨天的争吵有多激烈。

    「既然你也要找她,不如一起去吧。」这话出口,孟挺之感到很意外。

    也许是想有个帮手帮忙劝孟葳,而季佩芸跟孟葳又那么要好,认为她会有帮助才这么说的吧。

    「喔,好。」季佩芸口中答应,心中小鹿乱撞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一同离开公司。

    「孟葳怎么会想离家出走?」两个半生不熟的人关在同辆一车子里,还真是尴尬,季佩芸找话谈。

    于是孟挺之从昨天晚上开始讲起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昨天回家没看到妹妹,他以为她赌气出去走走,谁知到半夜还没回来,他不放心的到她的房间去敲门,结果发现逃生门没关,她的桌上留了一张字条,上头写着:「我离家出走,不回来了,再见!」

    孟挺之才知事态严重,连忙彻夜找人。

    怪只怪晚上电话公司没有开,否则他一查通勤纪录,就知道孟葳和谁联络、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他在宴会会场等她,她居然在家里上演出走记!孟挺之大为震怒,他乖巧听话的妹妹,几时变得这么叛逆大胆?

    等他逮到她,看会不会把她绑在家里!

    一夜坐立难安,一早他先到公司交代今天的几件大事,也调开今天该主持的会议和应酬,先是给出入境管理局打电话,查查有没有孟葳离境的记录,再要电话公司交出孟葳的通讯记录。

    孟葳的通讯记录简单到令人一目了然。来电永远只有孟挺之一人的手机号码,去电也不多,昨晚只有一通。

    孟挺之拨出了那个号码。

    「喂?」接电话的是个女孩子的声音,看来是她同学。

    「孟葳是不是在你那里?」

    对方迟疑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段时间,孟葳来接电话。

    「哥哥?」孟葳不敢置信的声音,「是谁告诉你这个电话号码?」

    「你不用知道。现在马上给我回来。」孟挺之命令。

    「我不会回去的。」孟葳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「不回来?要去哪里?」孟挺之没好气的反问。

    他担心了一整夜,又忙了一个早上,得到的竟是这没良心的回答。

    「去哪里都比回去强。」孟葳决定不再让哥哥有逼自己去相亲的机会。

    「不回来,我就不给你零用钱,就把你的信用卡注销,让你活活饿死!」孟挺之赌气说。

    「没有你的钱,我不会饿死!」孟葳气急败坏的切断电话。

    以为他供她吃、供她穿,她就要听他的话了吗?想都别想!

    孟葳并不担心,她自己可以找工作,存折里也还有一些钱,要饿死并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「孟葳!」居然敢挂他电话!孟挺之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怕孟葳真的跑到欧洲去,他查了那支手机的主人和地址,迫不及待的亲自出马,谁知才到办公室门口,就和季佩芸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「那你知道要去哪里找孟葳?」季佩芸问。

    「我会边打电话边过去。」孟挺之说。

    「您在开车没空,不如电话就由我来打吧,孟葳知道是我,说不定就肯回来了。」季佩芸从随身包包翻出手机。

    「用我的。」孟挺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季佩芸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季佩芸很纳闷。她不介意用自己的手机,也没理由用别人的。

    「她的手机只接得到我的号码。」孟挺之说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事情很诡异,季佩芸再次以加重的语调问出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「帮她申请那支手机的时候,就设定只能接我的号码。」

    「啊?」孟挺之说得很理直气壮,季佩芸却大叫起来。这就是她永远拨不通孟葳电话的原因?!

    这么说,就算孟葳如愿将手机号码抄在洛德维希的白外套上,也永远等不到他的电话?季佩芸为这个可能而感到无比心寒。

    「你怎么能做出这么过分的事?亏我还觉得你爱妹有加、兄妹情深,原来你只是想一手操控她!」季佩芸觉得不久前为那种莫名其妙的心情而迷惑,真是白费力气!

    「孟葳是个人,不是你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,她需要交朋友、需要人际往来、需要有自己的人生,你这么做,等于是把狗的脚打断、老鹰的翅膀折断……」季佩芸滔滔不绝,孟挺之完全没有插嘴的余地。

    就算会被当场革职,季佩芸也要把孟挺之骂个狗血淋头,好替孟葳出那口鸟气。

    气死人!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席作品 (http://tangx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