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江美美正打算出门打工,孟葳也正打算和她一起去,但孟挺之的电话使她们耽搁了。

    「我哥哥到底是怎么知道你的手机号码的?你跟他联络过吗?」孟葳接完电话后纳闷的问。

    「我怎么知道?不是你告诉他的?」江美美跳起来抗议。她这样说,等于说她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「我才不会跟他讲这些。」孟葳也跳起来。她才不会出卖自己。

    「也许你们有钱人可以去查吧,电视跟小说不是都说有钱人无所不能?」江美美以嘲讽的口吻说。

    「说不定真是我哥哥去查的,这样的话,搞不好他也可以查到这里。」孟葳没理会江美美的嘲讽,迳自烦恼。

    「有可能,帐单是寄到这里。」江美美想了想说。

    「哇,那我要快走。」孟葳慌张的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「你要去哪里?」江美美问。

    「去法兰克福找洛德维希。」孟葳想都不想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昨天想了一夜,反正都是离家出走,去哪里不都一样?既然如此,她何不直接去找洛德维希?况且她之前已经从警卫口中知道他没发片都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「哗,你真的要去?」江美美惊讶极了。追星也不用追到这样吧?

    「嗯。护照我有带。」孟葳坚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「不用这样吧?追偶像只是成长的过渡时期而已,你这样太沉迷了。」连江美美都觉得她太疯狂。

    「我们不再是偶像与歌迷的关系了。」是的,接过吻后,他们就跃升为情侣关系了。

    「这个……你会不会太一厢情愿了?偶像是很博爱的,他不会只爱一个人。」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跟别人不一样,他说会来找我,我相信他。」她的信念比昨天更坚定。

    天上诸神正在尽力帮她,她不能半途而废。

    「当他捧着一千朵玫瑰,单脚跪地向你求婚时,再相信也不迟。」江美美嘲讽。

    「反正我现在就要相信他,也要去找他。」孟葳背起她的背包。

    「这不是真的吧?」江美美还是不敢相信有人会真的做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「是真的。我宁可相信他,也不要被我哥哥嫁给奇怪的人。如果我哥哥找过来,就说我到南部的同学家去玩了。拜拜。」孟葳走出江美美的住处,开中直奔机场。

    很幸运的,刚好有一班直达法兰克辐的班机即将起飞,她买了机票,很快的搭上飞机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,我来找你了!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孟挺之与季佩芸找到江美美时,出入境管理局刚好打电话给孟挺之,说在购票名单中看到孟葳的名字,那时飞机已经起飞,谁也来不及去阻拦孟葳了。

    「目的地是哪里?」孟挺之问。

    「法兰克福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」

    「怎么这样?一个说要来,一个已经去了。」听到孟葳上飞机的消息,季佩芸呆在现场。

    「什么一个要来,一个已经去了?」孟挺之敏锐的问。

    季佩芸刚刚在路上把他骂得狗血淋头,害他情绪很糟,她最好别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「没,没事。」季佩芸僵硬的摆摆手、假笑。

    孟葳这一走,洛德维希的合约怎么办?没有她来治孟挺之,合约根本无法签成。

    孟葳到底去德国做什么?她不是要等洛德维希吗?乖乖的等不就好了,这样洛德维希就找得到她了呀。

    厚,真是被她气死!

    「我会派人去把她带回来。」孟挺之说。他心中已经有了因应之道。

    「把她带回来做什么?相亲吗?你到现在还在想这个?孟葳已经被你逼得放弃亲情了,你知不知道?!」季佩芸真是被他气死。

    「那我会让她明白,为一个偶像不要哥哥,有多么愚蠢。」到头来只会两头空。愚蠢的孟葳!

    「你只会得到『逼妹妹走自己设定的路,是多么愚蠢』的答案!」季佩芸气呼呼的喊。

    她不想理他了,这颗顽石,就算她念经几千万遍,也不会点一下头的。

    「事实会证明一切。」孟挺之仍坚信他是对的。

    「懒得理你。」

    季佩芸有她该操心的事——洛德维希就要来了,她要怎么搞定合约?

    或者……她该怎么助孟葳一臂之力?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洛德维希不管置身哪里,那金色发亮的卷发、比东方人更高的身材、完美匀称的骨架……都使他成为众光体。

    他穿着最低调的全身黑——黑衬衫、黑长裤、墨镜、黑棒球帽,一点也不想理会欣赏的搭讪、赞美的攀谈,只想快速通关、出境。

    只可惜那反而使他像一匹全身蓄满能量、动作迅捷的黑豹,更增添无限魅力。

    他想见孟葳,只想见她一个,最好现在、马上、立刻就见到她!他的心不断呐喊,为飞机飞得太慢而暴躁易怒,为入境通关检查太慢而诅咒连连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几天的警卫特别严密,夫人也特别注意他的动向,使他浪费更多时间被困在法兰克福,而心中的渴望和怎样都联络不上孟葳的苦闷愈加浓炽,好不容易才落跑成功,他想以最快速度见到她,在被逮回去之前找到她!

    所幸马上就要见到她了,那个令他无比挂念的孟葳!

    走出机场大厅,他的心不断鼓噪着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,」一个陌生女子出现在他眼前,他的心马上因失望而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季佩芸第一眼就看到他了,他的低调反而使他更出众。

    「先到我车上。」季佩芸说着,领他往自己的红色喜美。

    虽然她很想签到洛德维希,让他为自己的业务创造亮眼成绩,但她更担心孟葳。

    仔细想了想后,季佩芸想通了:孟挺之本来就不打算签洛德维希这只金鸡母,她努力替他冲业绩做什么?

    孟葳不在,没人制得了孟挺之,让洛德维希曝光对谁也没好处,再说,洛德维希真正的目标并不是孟氏能给他什么好福利或歌唱环境。

    有没有拿到代理权不要紧,孟葳好好的才重要。她仔细思索过后,下了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心情低落的随季佩芸上车。他用尽心思、使尽方法才来到这里,为什么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她?就算迟了五天,也不能这样。

    「孟葳呢?」他非常失望的问。很想教训这个言而无信的女人。

    「你真正的目的是孟葳?」季佩芸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「没错,我想要她。」洛德维希以无比坚定果决的态度回答。

    「从何时开始的?」孟葳有多迷恋洛德维希,季佩芸是知道的,但洛德维希又用情多深?

    「第一次见面。」一切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

    「你会好好待她?」她不知道他们之间会如何发展,只希望他能疼惜孟葳,她在孟挺之的专制下,受够了不知名的苦难和不自由。

    「绝对。」他由衷的回答。

    「好吧,这是她的手机号码。」季佩芸把抄有孟葳手机号码的纸条递给洛德维希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看了看,把纸条丢进车上的置物匣。那个号码他早就倒背如流了。

    「是假的,永远都『无法拨接』。」

    「你果然打过电话。」孟挺之这个过分的举动真是耽误有心人,「我已经解除设定并且开放国际漫游,你到德国后,打这号码就能找到她。」季佩芸再次把纸条递给他。

    孟挺之会设定,她不会去解除吗?她是不会眼睁睁让孟葳成为那暴君「古板观念、封闭思想」下的牺牲品的。

    「德国?孟葳在德国?」他们擦肩而过?洛德维希惊讶到极点。

    「她去找你。」说来话太长,谁会相信二十一世纪还会有孟挺之这种封闭守旧的上古人类?

    「她不知道我要来找她?」这是怎么回事?他们注定要不断错过吗?

    「总之,你到法兰克福后,就拨这号码,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她、保护她,不要让她落入别人手里。」季佩芸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孟挺之那个专制的暴君,早在几天前就派人去法兰克福找孟葳了,她希望洛德维希在这之前找到她。

    「如果有人对她构成威胁,我可以铲除。」洛德维希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「你最好什么都别做,因为做什么,都不会有好结果。」清官难断家务事,闲杂人等还是不要插手的好。

    「没别的事了?」洛德维希不想再猜谜下去,他相信找到孟葳后,她会全部告诉他。

    「你快搭最早的班机回德国吧。」季佩芸替他打开车门,让他下车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,你千万要比孟挺之的人更快找到孟葳!季佩芸把希望全寄托在洛德维希身上。

    这次不要再错过、让我更快找到她,上帝!洛德维希祈求上帝显现奇迹。

    上帝彷佛听到他的祈祷,以最快的速度显现它的神迹!

    洛德维希还没再进机场买票,就看到孟葳被两个大汉挟在中间,慢慢走往停车场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「孟葳!」洛德维希大喊,拔腿跑过去,连准备开车离开的季佩芸都被惊动。

    孟葳!不用再搭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,不用再忍受更长时间的煎熬,她就在那里!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心雀跃不已。

    真的是孟葳!季佩芸心中一惊,连忙转动方向盘,过去接应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在喊自己,孟葳原本低垂的头抬起,憔悴而疲惫的脸上装满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,洛德维希!」孟葳看见他激动不已,双脚想跑向他,身子却被旁边两名警卫拉住。

    「孟葳!」

    见到她了,他终于见到她了!洛德维希的情绪澎湃汹涌,彷佛自己等这一刻已等了千年。

    上帝,感谢您让我看见你的神迹!

    他心中的感激如波涛汹涌,但又夹杂着愈来愈庞大的愤怒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她像个犯人一样被挟在中间?为什么她纤细的手腕被绑着绳索?

    「孟葳!」不管孟葳做错什么事,他都不容许任何人以这方式对待她!洛德维希冲上去,赏旁边那两名男人一人一记铁拳,拉着孟葳就跑。

    机场的航警为了打击犯罪,从四面八方围过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洛德维希和孟葳无处可逃了,在那千钧一发之际——

    「上车!」季佩芸大喊一声,打开车门,车子在他们脚边停留两秒钟,马上又猛踩油门狂飙而去。

    一上车,洛德维希就把孟葳手上的绳索解开,不安的检视她的状况。

    「你觉得怎样?还好吗?有没有哪里痛?别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」他紧紧将她拥进怀里,好像他一千年前就该这么做。

    啊,真的是她,她的娇小、她的骨架、她的温暖!洛德维希那颗不安苦闷的心终于安定下来,终于因她在身边而感受到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「没事,他们欺负我,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。」孟葳骄傲的说。

    虽然最后输的是她,但也输得很光彩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会有这种事?谁要对你不利?」洛德维希看着她手腕上的勒痕,气愤的咬咬牙。

    「没有……我只是去找你而已……」孟葳突然拧一下自己的手臂,痛得哇哇大叫,才相信这不是她的梦境,攀着他又哭又笑,「洛德维希,真的是洛德维希……」

    「真的是我。」洛德维希觉得自己一定是让她等太久,她才会这么不敢相信,当下又心疼的搂紧她。

    「你终于来找我了。」孟葳将自己埋入魂萦梦系的胸怀,觉得天上众神合力发功创造了这个奇迹。

    「我终于找到你了。」洛德维希也有感而发。

    「咦?你找过我?」孟葳惊讶得小嘴张成大大的○形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正待说明,开车前来接孟葳的人已急追而上。

    「告诉孟挺之,孟葳是我带走的。」季佩芸打开车窗朝他们喊,又挥手要他们回去。

    被公司的主要干部接走,当然不会有问题,况且这人还是跟孟葳很要好的季佩芸,她们可能想先去喝个咖啡吃个饭什么的,如果硬要破坏就太不识相了。

    开车来接人的下属想了想,觉得自己省了一桩事,就高兴的空车回公司向孟挺之报告了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狂飙,飙出台北市区,飙过万芳、木栅,飙到深坑一家很偏僻、不起眼,却也是绝佳藏匿场所的民宿。

    这家民宿是季佩芸的朋友开的,绝对不会被孟挺之找到。

    「你们先在这里躲一段时间,我再打电话给你。千万别被你哥找到,他打算替你找好对象后,直接逼你结婚。」季佩芸对孟葳说。

    孟葳打个寒噤,点点头。

    「请你把她照顾好。」季佩芸不放心的叮咛洛德维希。

    「我会的。」洛德维希点点头,一双手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孟葳。

    季佩芸又向朋友交代两句,在车上接了一通电话后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她该去找工作了。季佩芸相信自己做的是好事,一点都不后悔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柯里孚家族的内部发生了动荡,原因是洛德维希又落跑了,而这回严密的警卫没有及时追上去。

    这对柯里孚家族来说,是最严重的错误之一,最高指导领袖柯里孚夫人亲自质问洛德维希身边的职员,那身不怒而威的气势,令站在她正前方的特助、秘书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「谁主使你们帮助洛德维希逃走?」夫人冷冷的问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是柯里孚家族最重要的秘密武器,不能有任何闪失,他最好的表现是像桌上的钻石艺术品,乖乖地在他那间具有高科技防护措施的办公室待着。

    让他在萤光幕前亮相已经够糟糕了,连其他日子也给他们制造危机,真是太不像话!

    特助与秘书没人敢吭声。

    「那个假人是谁弄的?」夫人的声音更低沉冰冷。

    搞了半天,洛德维希弄了一个假人,难怪无论从监视器怎么看,他都乖乖在工作,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换位置,与特助、秘书都有明显的互动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这些人全是他的共犯。

    这问题非常严重,当一家企业里有共犯结构,时间愈久背后的勾当就会愈多,问题就会愈复杂。深谙这道理的夫人紧急采取破坏措施。

    破坏贵在根本,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包庇他?」因为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,理由就变得格外重要。

    特助与秘书们互相交换眼神讨论。

    告诉夫人应该没关系吧?只要不说出小少爷去哪里就好了。

    「那名女子给了你们什么好处?」商场中尔虞我诈,世界舞台上更有甚之,对谁都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「不,完全没有!」特助与秘书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「那你们为什么帮她?」她相信对方肯定给了什么天大的好处,否则这些通过种种检测和考验的忠心职员不会背叛。

    「夫人,请把所有的责任算在我身上。」特助以一人当关万夫莫敌的气势站出来说话。「我们帮的是小少爷,不是别人。」

    「哦?」夫人一副「你最好给我说清楚」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我们想看到小少爷的笑容,想让他开心的工作,想看到他开朗的表情。」特助说。

    「对,我们不想看到小少爷为情所苦,整天抑郁寡欢,更不想看到小少爷坐立难安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也不想看到小少爷为心事影响工作。」

    「只是爱上一名女子而已,我们认为该帮助小少爷。」

    秘书们也争相为洛德维希说话。

    「那名女子不值得你们帮助——她配不上洛德维希,请你们认清柯里孚家族的身价。」夫人严峻的表示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、百战百胜,夫人早早就派人彻底调查过孟葳。

    「我们帮助的是小少爷!」特助与秘书异口同声的强调。

    夫人严厉的看他们一眼。「下去,等候接受惩罚。」

    特助和秘书依序退场。

    紧接着敲门的是洛德维希的两位哥哥。

    「夫人,您找我们。」两位哥哥依照礼仪行礼。

    虽然是自己的母亲,谁也不敢在她面前打哈哈,毕竟她掌握着全世界的经济大事,一秒钟都开玩笑不得。

    「去把洛德维希带回来。」夫人简单下令。

    既然彻底调查过孟葳,当然知道洛德维希可能在哪里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两位哥哥简短的回答。

    「不择手段带回来。」夫人强调。

    她相信是那名女子使出媚术迷惑洛德维希,否则他不会不顾工作与他自己的信用跑去亚洲,也绝不会心神不宁地拿出不像样的建议书和未来全球经济力评比……洛德维希从来没这样过,绝对是那名女子的错!

    为了柯里孚家族乃至全球经济,她应该极力禁止洛德维希跟那名具杀伤力的女子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二位哥哥领命退下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对全球有重大影响力的人,应该更聚精凝神、冷静专注,不该感情用事,更不该让任何事瓜分注意力与准确的判断力。洛德维希应该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是柯里孚家族,乃至全世界的秘密武器,除非有「另一个秘密武器」,否则这世上没人配得上他,那名低贱女子最好知难而退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席作品 (http://tangx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