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   洛德维希与孟葳一同被警卫带回孟氏企业。

    孟挺之看到妹妹,心里的牵挂虽然放下,但看到洛德维希,想到她一直跟他在一起,便又气又恨。

    「谢谢你专程护送,你可以走了。」孟挺之不假辞色地想将洛德维希赶出去。

    他要找的是孟葳,至于洛德维希,能闪多远就闪多远。

    「他不用出去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会出去。」

    孟葳与洛德维希异口同声,信念一致,两只手紧紧交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你们……」孟挺之的怒气终于爆发。

    「孟葳,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不检点?还不给我过来?!」他狠狠的把孟葳从洛德维希手中扯过来。

    震怒的孟挺之很用力,孟葳简直是踉跄的跌到他身后去的。

    「小心!」洛德维希人高腿长,两个箭步就闪过孟挺之,拦腰捞住孟葳。

    「注意一点,她有孩子了!」洛德维希严厉的吼,那气势足以惊天地泣鬼神,好像孟挺之的举动引起人神共愤。

    孟挺之被震得愣了二十秒之久。

    「你说什么?她有孩子了?」孟挺之急怒攻心,举起手就想掌掴孟葳,幸好洛德维希及时把他挡下来。

    「就跟你说……」孟葳想纠正洛德维希的话,但被他保护的感觉实在很好,她也就将错就错了。

    「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,离家出走去和人同居,还怀了小孩?!你怎么能不检点到这种程度?做出这种事,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父母,又教他们拿什么脸去见列祖列宗?!」孟挺之痛心疾首的吼。

    「哥……」孟葳颤巍巍,孟挺之为她扣上的,是多么沉重的帽子!

    「她腹中的小生命是我的,我会负责到底。」洛德维希坚定的说,一股为人父的气势自然从眉宇间流露。

    「你怎么负责到底?你以为这种轻浮的行为,就是负责的表现?告诉你,孟葳可以嫁给任何一个企业家,就是不能嫁给你这种毫无成就的歌手。」孟挺之感觉到来自洛德维希不凡的坚定和英气,心中更愤怒。

    「哥,洛德维希有工作、有成就,而且他没有轻浮、不检点!」孟葳替洛德维希抗议。

    哥哥太凶,洛德维希太斯文,她很怕爱人吃亏。

    「把你带坏,还不叫个检点?!」孟挺之对孟葳吼。

    居然替他说话,她知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滔天大错?

    「我是歌手,我承认;有没有成就,是社会的观感;检不检点,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;无论你怎么看,我就是要和孟葳在一起。」相对于孟挺之的歇斯底里和孟葳的不满不服,洛德维希显得从容而自信。

    「别不自量力,你配不上她。我不能让唯一的妹妹,被你这种不学无术的人糟蹋!」孟挺之毫不隐藏心中对他的偏见。

    「哥,你不要乱说,洛德维希没有糟蹋我,他是全世界最温柔的男人,也会是最负责任的父亲。全世界只有他配得上我。」受不了哥哥羞辱爱人,孟葳赶紧跳出来。

    得爱情如此,今生夫复何求?洛德维希很感激孟葳这么肯定他,用力搂搂她的肩,吻吻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孟挺之讲的并没有错。除了他不认同的歌唱事业外,柯里孚家族的庞大资产并不是由他亲手打造,就算在里面占有一个职位,掌握生杀大权,也是托上一代的福;就算他拥有什么洞烛机先的能力,也是拜天赋所赐,跟他本身几乎一点关系都没有;至于以前在学校学的,好像又很少用到……

    认真想想,他除了歌唱事业外,还真是不学无术。

    但是不学无术的人,一定会糟蹋心爱的人吗?

    「也许你真的说对了,我不学无术,但我肯定不会让心爱的人受一点苦。」这是他唯一想做的事,也是今生最高贵的志业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!」孟葳不要他如此轻蔑自己的成就。

    「是吗?这是全世界最不负责任的话!」孟挺之又大肆攻击,「你能让她衣食无缺吗?几年?几个月?几天?当有更年轻的歌手出现,你的歌唱事业只能不断衰败,不学无术的你,要让葳葳在破败的木屋里,跟你度过漫长的余生吗?!」

    「哥哥,我愿意跟他……」孟葳想阻止哥哥凌厉的言语攻击,却往往自己先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拉拉孟葳,又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孟挺之真是厉害啊,随随便便就能说中他的处境。他的歌手生涯的确没剩多久,毕竟他跟夫人的约定时间只剩一半,如果他不再是万人崇拜的歌手,孟葳还会爱他吗?她爱上的,会只是他歌手的光环吗?

    「我的确不能当一辈子的歌手,但我能用生命保证她衣食无缺,除此之外,我还愿意在神的面前宣誓一辈子陪伴她,爱护她。」做为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,宣誓就是订定他自己的教义,终其一生都必须严格遵守。

    「又是不负责任的言论!那些什么宣誓、保证,只是骗人骗己的把戏,当有更年轻貌美的女歌迷出现,你马上就会见异思迁。做为孟葳的哥哥,我绝不能让这种可预见的情况发生。」

    脑袋里只有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,果然是个轻浮、不负责任的家伙。

    「哥!」这顽固古板的哥哥!孟葳听了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「闭嘴!」她一直想替洛德维希说话,令孟挺之很生气。

    他处心积虑要为她找可靠的婚姻,她却往别人那里一面倒!

    「我不管,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,为他生小孩,陪他过一生!」孟葳紧紧攀住洛德维希的脖子,好像怕孟挺之突然冲上来,把他们分开。

    「想都别想!」孟葳的举动令孟挺之觉得很碍眼,冲动的想把她拉过来,却被洛德维希伸手挡开了。

    「她有孩子了,小心你的举动!」洛德维希全身散发野兽的气势,像保护怀孕母狮的森林之王。

    「这个孽种不能留下,给我以最快的速度拿掉,然后在这件事曝光之前嫁掉!」孟挺之觉得这件事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孟葳跟人同居、怀孕的事,绝不能传出去,这一传出去,不但没人敢要她,连他心中构想的「与国际性企业联烟以扩大企业版图」的美梦也会破碎。

    目前他看中的,有英国的坎贝尔家族、法国的库瓦希家族、美国的米利托家族、葡萄牙的冈萨雷斯家族……

    但他最属意,也最不敢想的,是德国的柯里孚家族。

    如果孟葳能嫁入这个掌握欧盟、乃至全世界经济的伟大家族,不只她一辈子衣食无缺,他也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,甚至连九泉之下的父母、祖宗都能鸡犬升天。

    孟葳的最高价值在此,绝不能让这个不入流的歌手破坏她的价值。

    「不可能,我不要!」孟葳吓得频频后退,仿佛面对的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。

    「不准不要!」孟挺之严厉的咆哮。

    「不准吓她!」洛德维希挡在孟挺之面前。

    「滚开,你算什么东西?我在和妹妹沟通,你闪一边去。」孟挺之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「我在保护我的妻子和小孩。」洛德维希丝毫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就在孟挺之恨得牙痒痒,巴不得能变成巨人把洛德维希撕烂时,桌上的内线响起。

    「董事长,德国柯里孚家族的两位未来主要经营者到访。」

    柯里孚家族?孟挺之的双眼蓦地睁大,随后拍拍自己的脸,想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幻听或梦境。

    那个高不可攀的伟大家族,居然派人来访?难道是他要走大运了?

    「快,快叫他们进……到会客室。」他高兴得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孟葳对孟挺之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充满不解相疑惑,让人不禁怀疑他是「中猴」,还是突然自律神经失调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脸上写着「糟到最高点」这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来的居然是两位哥哥!现在换他想逃了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并不是柯里孚家族的任何人,都有洛德维希那种想怎样就怎样、想去哪就去哪的好命,所以洛德维希的二位哥哥一得到这「难得」的命令,就兴匆匆的离开法兰克福到台湾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先派手下在固定据点监视,自己则先跑去玩,反正夫人又没给期限。再说如果夫人追问,就说洛德维希很会躲就行了。

    事实一如他们所愿,洛德维希真的很会躲,躲了这么多天,等他们玩得差不多了才出现。

    既然洛德维希出现,他们自然也就该现身登门拜访,被请到会客室,也是很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「二位贵客远道而来,未曾迎接,请见谅。」孟挺之咬文嚼字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英语很破,欧洲方面的语言又一窍不通,所以临时从秘书课找了翻译。

    「不客气,今天我们来这里,是想找一个人。」洛德维希的大哥沉稳的说。

    「但愿敝公司能与贵公司合作愉快。」孟挺之还沉醉在自己的美梦中,笑不拢嘴。

    「董事长,他们是来找人的。」秘书在翻译时暗中提醒他。

    「不管是什么任务,只要交给敝公司,敝公司必定全力以赴……」孟挺之乐哈哈的拼命推销自己公司。

    「董事长,他们要找人。」秘书再次提醒,这次是以强调的口气。

    「我们公司,是全亚洲制度最完善、未来最有潜力、最有展望的公司,跟我们合作,真是找对对象了。」孟挺之继续讲得天花乱坠。

    「董事长……」秘书叹口气。

    「他们是来找人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是来找人的!」

    两兄弟与秘书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秘书讶异的看着他们。搞什么?他们会讲中文嘛。

    「会一点点。」洛德维希的二哥谦逊的对秘书解释。

    在柯里孚家族,十国以上的语言能力,只是对员工的基本要求,他们这些领导阶层的人就更不能逊色了。

    孟挺之这下子终于从美梦中被唤醒。

    「你们是来找人的……找人,那当然是找我啦,哈哈。」孟挺之干笑两声,又沾沾自喜起来。

    「我们要找的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然……是孟葳吗?你们真是有眼光啊,孟葳是个好女孩,聪明、伶俐、乖巧又贤慧,谁娶到她,都是天大的福气啊,请问二位是谁看中孟葳?」

    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?他想什么就得到什么,他孟挺之是哪辈子积的福气,能有这种心想事成的福分?!

    「我们要找的是洛德维希。」大哥正经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「洛德……洛德维希?」这个孟挺之最痛恨的名字,成功的把他从得意忘形变回平常那个严谨冷静的人。

    「二位找他有何目的?」孟挺之个期待这个问题有什么美妙的答案,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筹码,足以成为和柯里孚家族攀交情的条件。

    「他是我们的么弟,我们奉命把他带回去。」大哥说。

    「么……么弟?」孟挺之这一惊非同小可。他们没有搞错吧?

    「没错,洛德维希正是我们的么弟,他正式的名字是洛德维希·柯里孚。」见孟挺之吓到呆住,二哥重复。

    「不是洛德·维希?」孟挺之喃喃低语,整个人陷入失神状态。

    那个轻浮、不检点、不学无术、全世界最配不上孟葳、刚刚才被他痛骂一顿的不中用歌手,是全世界最举足轻重、人人可望不可及的柯里孚家族的主要成员……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事情怎么变成这样的?他该好好的当歌手,被他嫌弃一辈子,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不对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如果洛德维希真的那么不得了,孟葳怀了他的孩子,岂不正是他翻身的好机会?他应该积极与亲家打好关系才对。

    想到这层,愈觉得他们三兄弟长得相像,孟挺之马上「变脸」,露出史上最亲切的笑容。

    「这么说,我们就是亲家了。」孟挺之很热络的想拍他们的肩膀,距离却太远,他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「亲家?」大哥二哥同时露出狐疑的表情,对看一眼。

    「是的,舍妹有了洛德维希的小孩。他们小俩口白头偕老,我们就是永远的亲家。」孟挺之照样笑不拢嘴。

    太好了,孟葳真是块宝呀!

    「不,这件事夫人说了才算。」大哥要孟挺之别高兴得太早。

    「是的,请不要太快以亲家相称。」二哥也附议。

    此事非同小可,绝对要先向夫人报告。

    「这可是天大的好事,当然不能拖,要是传出柯里孚家族有个小孩流落在外,总是不好,不如我们快来谈婚礼事宜吧。」天大的好事不会常常有,不好好把握,难道等它插翅飞去?

    二位哥哥见孟挺之乐昏头,知道多谈无益。

    「请先带我们去见洛德维希。」大哥说。

    「当然会见的,不过我们可以先把婚事谈好,再给他们惊喜也不迟。」亲事一定要在他这关搞定,否则谁知道这一切会不会变成白日梦?

    「我们要见洛德维希。」大哥寒着脸坚持。

    「好……好吧。我叫秘书去找他们来。」孟挺之对刚刚充当翻译目前闲置的秘书使眼色。

    秘书离开去找孟葳和洛德维希。

    在孟挺之「没关系啊,我们可以先谈亲事……」的话中,孟葳和洛德维希已经被请进会议室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吊着白眼,想以视若无睹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孟葳则有些胆怯的跟在洛德维希身后,这两个金发男人是洛德维希的哥哥?是有几分像啦,但洛德维希比较帅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,你快跟你哥哥讲,让你和孟葳快点结婚吧。」孟挺之像只哈巴狗般,摇着尾巴向洛德维希请求,完全忘了一直以来坚持的「洛德维希配不上孟葳」这件事。

    孟葳惊讶极了,刚刚满口要她「拿掉孩子、嫁别人」的哥哥,现在说的是什么?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,你该不会觉得这件事有可能吧?」大哥严峻的问。

    「她配不上你的。」二哥在旁帮腔。

    「什么配得上、配不上?孟葳有孩子了呀,是你们家的骨肉耶。」孟挺之赶紧涎着脸上前强调。

    孟葳更惊讶了。哥哥在拜托别人成全她和洛德维希吗?事情怎么变成这样的?他不是一直看不起洛德维希?

    还有,事情变得很奇怪,洛德维希的哥哥吃到孟挺之的口水吗?怎么换他们讲配不配的问题了?

    「她是我今生想要、想保护的人。」洛德维希说得简短,但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「这跟婚姻不同。」大哥以极为慎重的口吻说。

    「是啦是啦,要结婚才有保障。」孟挺之在一旁敲边鼓。

    「我的意思跟婚姻相同。」洛德维希说。这辈子再也不能爱别人像爱孟葳那样了。

    他们讲话这样高来高去,孟挺之只有拼命点头的份。

    「你们身分太悬殊,全世界都不会认同这件事。」大哥严重警告。

    孟葳一头雾水。他们的爱情几时变得跟「全世界」有关了?

    「我自会承担。」洛德维希的眼神坚定。

    「夫人只要你一个人回去。」他们并不需要多余的人。

    想不到除了哥哥外,那个什么夫人也要阻止他们。孟葳一想到这么多人反对他们,心里好难过。

    「除非她一起走,否则我不回去。」洛德维希紧搂住孟葳。

    「夫人说过不择手段。」二哥强调。

    「如果你们要的只是我的躯壳。」洛德维希是跟他们,跟夫人杠上了。

    这么难搞!大哥和二哥几乎想出拳把他打昏绑回去了。

    情势险恶,他们三方僵持约有一世纪那么久,最后还是大哥让步。

    「等我请示过夫人的意思。」说着,大哥打手机给夫人。

    「走吧。」挂断电话后,大哥对洛德维希和孟葳说。

    孟挺之目送他们离去,开始祈祷幸运女神保佑他荣华富贵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席作品 (http://tangx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