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    位于美因河畔最高的那栋玻璃帷幕建筑物,就是柯里孚家族的行政中心,不论何时,不管有无阳光,几公里外就可以看到它折射出来的金碧辉煌。

    「洛德维希,这里是……」孟葳很胆怯,这种高级办公大楼,里面会是多么不得了的人物啊?

    「我唱歌之外工作的地方。」洛德维希回答,「别紧张,不会有事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真的要进去吗?」孟葳不敢置信的问。欧洲的唱片公司好像没有这么大的耶。

    「是让你认识我家人的时候了。」洛德维希说,「别害怕,他们不会怎样的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呵?」孟葳瞄瞄旁边的大哥和二哥,他们冷肃得吓人,不像「不会怎样」的人。

    「当然是真的。」他绝对会保护她的。

    「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?」孟葳突然问,有他在身边,她觉得无比安心,这不是爱,是什么?

    「没有,但我都感受到了。」洛德维希朝她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「嗯,能爱上你,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孩。」孟葳将头靠在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「这是我的荣幸。」洛德维希微笑着,心里有满满的甜味。

    他们走进广大的大楼,走进最新颖的电梯,直达顶楼。

    最高层楼的最高指导中心——柯里孚夫人的办公室到了。

    大哥和二哥领他们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间办公室相当后现代,里头的摆饰与用具全由黑白两色构成,钢骨材质的几何造型,不占空间又俐落大方,适当显示主人的品味与气质。

    柯里孚夫人正端坐在办公桌后的皮制高级座椅上,即使五十出头也仍十分美丽,加上驻颜有术,简直就像影视明星。

    尤其那双晶亮的蓝眸,使她的美丽更加明艳,但没有人敢与她视线相对,因为光是射在身上的锐利视线,就仿佛有些微刺痛,孟葳的目光才接触了一刹那,全身就忍不住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「别紧张,这是我母亲,柯里孚夫人,你也以夫人称呼吧。」洛德维希淡淡地告诉孟葳。

    「夫……夫人……」孟葳行个九十度鞠躬礼,看见自己双脚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老天爷,这位夫人好恐怖,她连抬头都不敢,胆子都快吓破了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一直握着孟葳的手,给她打气。

    「你有什么话说?」夫人不理孟葳,简短的对洛德维希诘问。

    那种贱民,看一眼都伤她尊贵的眼睛。

    「只有她在我身边,我才能安心工作。」洛德维希以简短、坚定的口吻说。

    「如果有一天她不爱你呢?」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柯里孚夫人,马上就掌握到重点。

    「我会永远……」孟葳被瞪得连话都讲不出来。

    「我就形同废人。」洛德维希望孟葳一眼说。

    「这是你对天下大任的注解?」柯里孚夫人相当不悦。

    「是我对幸福的阐述。」洛德维希答得果敢且沉稳。

    「你是全世界的秘密武器,必须有拯救世界的自觉。」柯里孚夫人的措辞严峻。

    「孟葳是我的秘密武器,只有她能拯救我。」洛德维希异常坚定。

    现在的气氛好像会引发世界大战,孟葳害怕地躲到洛德维希身后。

    夫人目光凌厉的看着洛德维希,洛德维希也充满信心的回望她,坚持化成电流,在彼此的眼神中来回流窜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……

    「她可以留下,但要接受观察。」夫人转过身挥挥手,叫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上次与洛德维希谈判,他赢得了十年的歌手生涯;这次与他谈判,他赢得了一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不,洛德维希不该是那种被爱情毁灭一切的男人,他绝对要战胜爱情!

    如果他不想战胜爱情,她这个当母亲的责无旁贷。

    柯里孚夫人美丽的眼中射出一道冷芒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母亲有一身足以把人吓破胆的气势,还有一双会杀人的蓝色眼睛;洛德维希有两个很像随时会「把人怎样」的哥哥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办公室比她哥哥的大不只十倍;办公室内从脚下的地毯到头上的吊灯都是最好的;他们的办公大楼不论何时看去,都像黄金打造的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加长型房车是全世界最昂贵的名牌,司机是全世界最恭敬的,内部也是超级豪华的顶级配备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家是个大庄园,从大门口开车进去,要将近十分钟才会看到屋子。

    家里的司机比她平常在台湾一天所看的人加起来还多,听说全部佣人加起来,是司机的十倍;家里从电器用品到保全系统,都是走在科技尖端的产品;客厅到长廊的摆饰全是浪漫主义时期,最好的雕塑和绘画;还有,他们家的餐桌上,全是世界顶级的料理。

    一个歌手,能累积多少财富,实现这种凡人无法想像的享受?

    一家公司,要有多大的版图和业绩,才能发给这么多佣人薪水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孟葳本来就不怎么灵光的小脑袋瓜就要打结了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其实很忙,忙着写一堆企画书什么的,因为全是德文,所以她一个字都看不懂,他工作的时候,她的位子就是旁边的一组沙发。

    那里有电视、音响、小吧台,她先开电视来看,再开音响来听,接着整理CD片,整理完了只好这边擦擦、那边擦擦、给盆栽浇浇水。

    她想出去时,门外有警卫,他们会告诉她,洛德维希的办公室里有卫浴,她哪里都不用去,也哪里都去不了。

    他下班的时候,她跟着回去那个深宫大院,因为柯里孚夫人也住这里,她只敢跟着洛德维希,不敢一个人乱闯,深怕惹出什么祸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很拘束、乏味,孟葳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,因为洛德维希很忙,她一点也不敢靠近去打扰他,一点也不希望他花费精神担心她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在工作时常抬头看她,露出深深的笑意,好像她做了什么好笑的事。

    「笑什么?」她没好气的问,检查自己哪里有问题。

    「没事。」洛德维希又只是笑。光是看着她,他就好满足好满足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需要刻意做什么,她的存在就让他的生活充满乐趣和意义。

    一定有事。孟葳嘟起嘴,不相信。

    「来这里。」洛德维希对她招手。

    孟葳走过去,站在他的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「这里。」洛德维希拍拍他的大腿,要她坐到上头。

    孟葳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。不管发展到什么阶段,任何亲密接触仍令她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「快点。」洛德维希等不及,起身把她拉过来。

    孟葳转眼间就置身在他的双臂与大腿间。

    「孟葳、孟葳!」不管如何彻夜厮磨,白天还是想贴着她的肌肤、感受她的体温、缠缠绵绵的亲吻她。

    「你开心吗?无不无聊?等我结束桌上那些工作,就带你出去玩。」洛德维希说。

    他这么努力工作,就是想早点争取到和孟葳的两人世界。

    「有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吗?」孟葳问。如果有点事可做,时间会过得更快吧?

    「你在我的视线内,就是帮了我的大忙,帮了全世界的忙。」洛德维希用脸颊磨磨她的脸。

    「我还是不明白,你真的只是歌手吗?你们都在讲全世界,我不能理解。」孟葳说出心中愈滚愈大的困惑。

    长年在经纪传媒之间钻来钻去,演艺圈的事她了若指掌,但企业经营、世界动态是她哥哥在管的,她一点真实的感受都没有。

    「这个……怎么说呢?」洛德维希思考着要怎样才能让她理解。

    孟葳仰着等待答案的小脸看他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忍不住在她的唇上吻了几吻。

    「火车头,你知道吧?」吻了好一会儿,洛德维希好像找到灵感,说。

    孟葳点点头。她被吻得头好晕、脸好热,心里好幸福。

    「柯里孚家族就是世界经济的火车头,柯里孚夫人是车长,我刚好是掌握方向盘的司机,只不过这个司机命很苦,大部分时间都在探路。」洛德维希哀怨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「嘻嘻。司机先生你好。」孟葳被他的风趣逗得嘻嘻笑。只有在这种时候,她才不会觉得乏味无聊。

    「你就是司机夫人。」洛德维希在她的脸上拧一把。

    「司机夫人要做什么?」孟葳咯咯笑。如果他是司机,她想当司机夫人,如果他是卖青蚵的,她就要当青蚵嫂,那多浪漫呀。

    「司机夫人只要陪着司机就够了。」洛德维希抱着她摇呀摇。她的骨架很小,在他怀中的这个位置刚好。

    她可别以为自己毫无价值而想离开。

    「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我们的小孩则是爱的结晶。」洛德维希又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「没有啦,没有小孩。」他很想要小孩吗?小孩不来,她也不知该怎么办。孟葳开始觉得有甜蜜的烦恼了。

    「看来我们只好更加恩爱,以求上帝放心让小天使来投胎了。」洛德维希抚着她扁平的小腹。

    「不过,在这之前,我们要先结婚。」洛德维希咬着她的耳朵说。

    「你吃到我哥哥的口水了?」话虽这么说,孟葳还是觉得能从他口中听到结婚二字,是一个敢梦不敢求的奇迹。

    「这样你才不会被别人抢走。」

    「嘿嘿,谁来抢,我就跟谁走。」故意让他紧张。

    「你敢?我明天就绑你进教堂结婚。」洛德维希霸气的说。

    「骗你的啦。」孟葳咯咯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「等我忙完这些,就去准备结婚。」洛德维希抵着她的额头说。

    「可是夫人……」就算她再怎么状况外,也知道夫人主宰着这个家族的一切,而且夫人不怎么喜欢她。

    「我会说服她的,就像说服她让你留下来一样。」洛德维希说。

    虽然没把握,但他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孟葳挺身亲他的脸颊,她只要有他就够了。

    「好了,我继续工作,好有长长的假期跟你去度假。」洛德维希放开孟葳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孟葳懂事的点点头,依依不舍地跳下他的大腿,回到电视机前。

    他们会一直、一直在一起……吧?她看向埋首办公桌的他,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很孤单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「忙完这些」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秘书特助一直送上急件,他桌上的文件愈堆愈高,他怀着「早日得到假期,实现所有对孟葳的承诺」的心情,日以继夜的努力工作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形下,孟葳与洛德维希不只耳鬓厮磨的时间缩短,连同床共枕的机会也愈来愈少。

    每天在一间办公室内,每分每秒都看见他,但却不能接触,也不能说话……孟葳想不到在这么近的距离内,居然也会孤单、寂寞。

    但她不能让他知道,那会成为他的负担,所以当他望向她,她就回以了解的微笑,让他放心的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时间的长度变长了,每分钟变得像一小时那么长,一天变得像一年,才一个礼拜,她就觉得已过了十多年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是因为她变贪心了?

    和洛德维希在一起,她已经在幸福的顶端了,不应该再贪心才对。

    「孟葳,我去开个重要会议,你在这里等我回来。」洛德维希亲吻一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孟葳点点头。

    「我很快就会有假期了,你开始计画要去哪里玩,嗯?」洛德维希告诉她。他看得出她的落寞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孟葳用力点点头,装出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计画她早就做好了。每天拿出来看,都快要翻烂了,那些旅游杂志的景点她也都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「还有婚纱。」洛德维希又说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孟葳又用力点头,努力露出甜甜的微笑。

    婚纱杂志里,她最喜欢的几套礼服在哪一本的第几页,她也都记得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「那我去开会了,乖乖等我。」洛德维希又亲了几下才离开。

    孟葳望着他离去的那扇门,继续落寞的翻着满桌的杂志。

    翻不到两本,有个人开门进来。

    孟葳抬起头,看到居然是柯里孚夫人,她吓得一屁股跌进沙发里。

    「感觉到彼此之间的差异了?我看你非常不适合这种生活。」柯坚孚夫人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亲和一点。

    他们用尽一切方法看守「秘密武器」,洛德维希与孟葳之间的互动,每分每秒都有人看着。

    「不,我适合。」孟葳用力点头,但马上又怕得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「是吗?洛德维希的双手主宰着全球的经济,你呢?」夫人的口气很软,谁也不能说她在质问。

    虽然夫人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,孟葳的心却很痛。

    孟葳很惭愧。她真的什么都不是。他站在世界的顶端,为数以兆计的人类生计奋斗,她只是最下阶层,连特殊技术都没有,甚至不曾靠自己能力赚钱的米虫,他们的实力的确天差地远。

    「当他日以继夜忙个不停,连回家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的时候,你帮上了什么忙?以他平常的速度,这些工作早就完成了,因为你的存在,他的工作进度大打折扣,许多迫在眉睫的案子被延宕,许多地区的经济因而失衡……」夫人故意停顿,让她有思考的机会。

    原来她非但什么忙都没帮上,还害他成了全球的罪人?

    温柔的洛德维希,一定是怕她伤心,才什么都没讲,默默承受着诸多压力,她这个始作俑者却还在心里怪他太忙碌……

    「如果你在这里,洛德维希的工作进度势必落后得更严重,全球的经济失衡会愈来愈明显,许多体质较弱的国家会愈来愈民不聊生,而这全是洛德维希的责任。」

    孟葳心中一惊,想不到自己的存在竟然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她影响洛德维希,而洛德维希影响全球,世界经济如果崩坍,她也有责任。

    「不知身为洛德维希亲密爱人的你,对这件事有何看法?也许洛德维希也正想给你一点建议,也许他只是说不出口……你慢慢想没关系,等有了答案,再告诉我,好吗?」夫人投以爱护晚辈的亲切表情。

    「我还要主持会议,不多陪了。」夫人走出洛德维希的办公室,决定先去洗洗澡,再去主持会议。

    夫人说的话,事实只有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的工作之所以会愈堆愈多,全是她的杰作,目的无非是要孟葳认清彼此的差异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值得全世界最不平凡的女人,和这个平庸、一无是处的女人在一起,只会糟蹋他自己。这是夫人一贯的想法。

    孟葳脑中忙碌的转着许多画面和复杂的想法,无暇改变姿势,也无暇知道夫人的离去。

    是这样的吗?真的是这样吗?

    她成了他的绊脚石?成了他的负担?

    不,不会的,洛德维希如果要她走,一定会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那么温柔,真的说得出口吗?

    她一直不知道这些事,只一厢情愿的想着他们会永远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也许洛德维希也这么想,但如果他不这么想呢?

    孟葳想着这个问题,想得忘了心碎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缓缓地从沙发站起来,缓缓地打开门,走出办公室,走出柯里孚家族的行政大楼……

    她想去一个不会再爱洛德维希的地方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席作品 (http://tangx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