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

    孟葳不见了?孟葳不见了?!

    洛德维希结束那场漫长到令人以为会开到世界末日的会议后,兴匆匆的走回他的办公室,迫不及待地想告诉孟葳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他要告诉孟葳,有件大案子可以往后延,这代表其他一大堆与它相关的小案子也解除急件,大概过一两天,他们就可以出去玩、出去逛婚纱街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件事,他就兴奋地想抱起孟葳来转圈圈、亲吻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回到办公室,却看不到她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「孟葳,快出来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!」他以为她在卫浴间,边朗声这么说,边开心的到小吧台去泡两杯咖啡。

    但是滴漏咖啡都泡好了,她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「孟葳,你去得有点久喔,在跟我玩捉迷藏吗?那我要去捉喽。」洛德维希的心情很久没这么好了,兴致特别高昂。

    「捉到你了!」他打开卫浴间的门,里面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「那就是在……」

    他又找了书柜后、沙发后、小吧台后、办公桌下……完全没有她的踪影。

    不在这里,她去了哪里?一个糟糕到极点的预感,扎痛洛德维希的心窝。

    他冲出办公室,发疯似的,看到人就揪着衣领逼问,最先遭殃的就是门口的警卫。

    「孟葳呢?有没有看到孟葳?」

    「我们刚刚也去开会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们以为您们两位都离开了……」

    警卫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「还不一个快去找人,一个去调录影带?!」洛德维希大吼。

    「是……是!」警卫赶快分头去进行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继续找人。

    「有没有看到孟葳?」他往每个办公室问,不管里面的职员认不认识孟葳,也不论他们是否见过。

    「我们没有看到……」

    「刚刚去开年度大会了。」

    所有人都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终于想起来,刚刚那个会议之所以会那么冗长,是因为它是所有员工都必须出席的年度大会。

    而孟葳就在这时候不见了!

    「孟葳,孟葳!」她不是不见了,也许她只是到大楼的某一层去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不相信孟葳会不见,更不肯想成「她厌倦了只能在他工作的隙缝中谈恋爱,自己离开了」,疯狂的在每个楼层中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「孟葳!」不会的,她不会厌倦他的。

    「孟葳!」不会的,她不会放弃等待他的。

    「孟葳!」

    他找遍了每个足以藏人的角落、每个罕有人迹的角落、每个她可能会迷路的角落。

    「孟葳!」

    没有,全部没有,她在这个彷如迷宫的行政大楼消失了!

    洛德维希气喘吁吁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希望刚才只是自己一时眼花,她其实躺在沙发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,她没有像慵懒的猫躺在沙发上,也没有像个调皮的小孩跑出来说,她只是开玩笑……全部没有!

    她到哪里去了?对法兰克福人生地不熟,她会到哪里去?

    「小少爷,找到了,录影带有录到孟小姐。」警卫急匆匆跑过来。

    「在哪里?在哪里?」洛德维希疯了似的摇晃警卫。

    「在警卫室,因为带子太多,请小少爷移驾前往。」警卫很惊讶,他从未见过小少爷在意一件事、一个人到这么激动、近乎疯狂的程度,可见孟葳对他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「快点!」洛德维希拔腿就跑,变成警卫跟不上。

    「出了什么事?」洛德维希在大楼间制造的大骚动,连顶楼的夫人都惊动了。

    「孟小姐不见了,小少爷正疯狂寻找。」秘书课回应。

    「注意小少爷的动向。」夫人交代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结束通话。

    想不到那丫头这么快就采取行动,自动离开了,这倒省了她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现在的行为,只是一时的「适应不良」,相信过不了一天,他就会忘记她的模样,把所有注意力放回工作上。

    最后他会明白,只有工作才是永远忠实的。

    「特助。」夫人按钤要特助进来。

    「把这个特急件交给小少爷,是要马上处理的特急件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特助领命快去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,你不能,也没有资格耽溺于无用的儿女私情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洛德维希在警卫室的三十几台闭路电视上看到孟葳。

    每一台摄影机只拍到几秒,但接在一起,就可以看见她像失去魂魄的孤魂野鬼,飘出他的办公室,飘过走廊,飘到楼下,又飘进电梯,最后飘出了大楼。

    「她要去哪里?再查一次,看她有没有说要去哪里!」洛德维希不断的倒带重看,已经看了十几次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,公司的摄影机是影音同步的,孟小姐哪怕只是发出一点点声音,都会被录进去。」警卫解释。

    「这么说,她并没有交代去哪里……」洛德维希像只斗败的公鸡,颓丧的跌坐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「她从哪条路走的,我要去找她!」隔不了三秒,他又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孟葳是他的心肝、他的珍宝,他不能放弃,也不能浪费时间,只要有线索,就要去找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,距离孟小姐离开的时间,已经过四个钟头了。」警卫指着闭录电视下方的时间提醒。

    「无论多久,我都要去找!」洛德维希从闭路电视的画面中找到答案后,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在人生地不熟、语言又不通的街上踽踽独行,她一个人会很害怕的,他不能让她害怕,要快点找到她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,终于找到您了!」喊住他的是找遍整栋大楼的「夫人特助」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站住脚。夫人的特助找他,当然不会是为了传达「夫人特准他放假去找孟葳」。

    「我现在没有做任何事的心情,若是急件,请找大哥或二哥。」任何人都可以,就是别来找他,他想快去找孟葳。

    「夫人交代,是要马上完成的特急件。」特助强调。

    「特特特急件也没用,我没空、没心情、没意愿、没……」洛德维希没耐心再和他纠缠,再也不理他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「小少爷!」特助想不到洛德维希会公然违背夫人的旨意,愣了一会儿,看他只身跑出去,惊觉事态严重。

    他冲进警卫办公室,拿起桌上的电话就拨了夫人办公室的分机号码。

    「夫人,小少爷只身跑出办公大楼了!」

    「有这种事?」夫人也大为吃惊,「快,发动全部力量出去保护小少爷,并把他请回来!」

    「是!」特助马上遣兵调将,分批出去寻找洛德维希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是旷世奇才,欧盟与联合国暗中下令保护的,他绝对不能出半点差错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的?洛德维希从未如此违背过她,他不该会失控到这种程度,更不该如此看重那女人!夫人敏锐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弄巧成拙了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从小就被当作秘密武器看待,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。直到这几年,才被当作传说四处传颂,这同时也是危机的开始。

    当歌手是世界知名,但并不会有人把他与柯里孚家族联想在一起,甚至不会有人把他当德国人,但现在他堂而皇之从这里走出去,不知会引起多少有心份子的注意,招惹多少杀身之祸……

    上帝,请保佑他。

    「派所有人去处理所有可能发生的状况,就算发动欧盟的警备也在所不惜。」夫人愈想愈不安,重新下令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到底是谁惹来这堆麻烦?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没找到孟葳,他就不回去。洛德维希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要是洛德维希落入恶徒之手,世界经济就有危机,所以没比恶人更早找到洛德维希,他们就不能回去。所有警备人员都有这层觉悟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过三天了,洛德维希没有找到孟葳,警备们地毯式的搜索,也没有找到洛德维希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知道夫人派人找他,所以他边找孟葳的同时,边躲夫人派出来的大批警备,这拉慢他的步调,拉长他与孟葳的距离,也使他的担心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孟葳到底跑到哪里去了?这附近商店栉比鳞次,她会不会在哪一间商店里?她有没有带钱?早晚温差大,她有没有穿外套?没有布偶她就睡不着,她有没有带着?

    他好担心她,担心她冷了、饿了、怕了、受伤了、碰到坏人了……

    仁慈的上帝,在我找到之前,请显灵看顾她。不止一次,洛德维希进教堂祈祷。

    就在一次他用心祈求的当儿,没注意到警卫人员的靠近,被重重包围,带回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放弃,一逮到机会就逃,只是那重重人马,逃得了一群,逃不了第二群,他最终还是被带回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马上被带到夫人办公室。

    夫人非常愠怒的评判他。

    头发乱了、衣服脏了、鞋子破了、胡渣长了……搞什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?

    看他没半点大人物的尊贵形象,夫人更不高兴。

    「先去把自己弄干净。」夫人下令。

    「先把孟葳找回来。」洛德维希以此为交换条件。

    不让他自己去找,就请她动用庞大力量!

    夫人想不到他会来这招,脸色变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。」夫人摆明了「办不到」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昂首转头,假装没听到夫人的话。她办不到,他也办不到。

    夫人的火气又上升了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则用不妥协的表情与肢体语言,表现他的倔强和任性。

    「我恨不得把你绑住、关起来。」夫人咬着牙说。

    对这个么子,她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「不如放我去找孟葳。」洛德维希说。

    反正那两样会导致他不能工作;没有孟葳,他也定不下心来,这个是最有建设性的建议。

    「她真的那么重要吗?比世界大事更重要?」难得看到夫人严厉而情绪化的质问。

    「没错,她就是我的世界大事!她抚慰、安慰我、令我的灵魂有歇息之地,没有她,我没有生存的目标、找不到存在的价值,更不知如何成为有血有肉的人!」洛德维希也大喊。

    这几天以来,他才知道,他想歇息在她的眼底、她的怀里,想寻找来自于她的安定力量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居然敢跟生他养他的母亲大声说话,夫人气得发抖。

    「如果你不马上派人找她回来,我就对外发布错误的预测讯息,使世界金融大乱!」洛德维希撂下狠话。他不知道能不能达到这种效果,但总要放手一试。

    这是最巨大的威胁、最可怖的警告,也是最严峻的考验。夫人两眼圆睁,带刺蓝眸不敢置信的盯着洛德维希。

    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他居然扬言绑架全球经济!夫人万万想不到,那女人能使洛德维希做到这地步!

    她必须用心盘算,更仔细斟酌。

    质问「只是一个女人而已,洛德维希有必要做到这地步吗?」的同时,或许也该质问「只是一个女人而巳,她有必要把柯里孚家族的秘密武器和全球的经济赔进去吗?」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答案很清楚,是洛德维希赢了。

    「而且,我要与她结婚。」洛德维希追加这一句。如果有法子不让她离开他,这大概是唯一。

    「你少得寸进尺!」夫人冷肃的喊。

    「不如您再仔细权衡利益得失再说吧。」洛德维希胸有成竹的说。

    错误的预测除了全球金融混乱外,间接有损柯里孚家族的百年声誉,直接影响柯单孚家族的财富,夫人不可能不明白。既然前计奏效,不如趁机再用一次。

    没心机的孟葳比会舞权弄势、把柯里孚家族弄得鸡飞狗跳的女人,强过百倍。夫人瞪着他,开始精明的思考孟葳所造成的威胁。

    她所造成的威胁,除了洛德维希罢工外,并没有其他。那个女人并不聪明,看不出什么具杀伤力的野心,更没有使权谋的心机,也就是说,不答应洛德维希的请求,她的威胁才会奏效,如果答应这件婚事,说不定她反而成为洛德维希努力工作的动力。

    话再说回来,虽然洛德维希和她在一起并不光采,但比起柯里孚家族在全球的地位,这点不光采根本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几经思考后,夫人再怎么不愿意,也得接受洛德维希的条件。

    「算你赢了。」迫不得已,夫人说出这句有失颜面的话,开始对警备系统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「谢谢您!」洛德维希上前给夫人一个感激的拥抱。

    夫人怔了一怔,良久才意识到,自己已经数十年没有与儿子们有亲情的互动。

    警备系统出动,一定能很快找到孟葳!洛德维希的心不断鼓动着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一天很快就结束了,即使出动庞大的警备系统,也没比洛德维希一个人行动时产生多少效用,等了一天,居然没等到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孟葳到底去了哪里?难道会遭遇到不测?

    第二天夫人又出动秘密侦查小组,暗中往敌人阵营去打听情报,但还是没消没息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担心得无法吃无法睡,报纸上一点点风吹草动,就足以令他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她到底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自从夫人答应帮忙后,洛德维希又变得除了家里与公司外,哪里都不能去了。

    他只好能在途中沿路搜寻,看她会不会刚好从哪一家店里活蹦乱跳的跑出来。

    车子已经开进庄园了,希望落了空,洛德维希忍不住叹口气。

    咦,那是……

    「等一下,停,停车!」洛德维希边大喊,边开车门,车子甚至还没停妥,他已经跳出去。

    那边好像有东西,他好像看见……

    他急忙往回跑,发现树林外有一只鞋,那是孟葳的鞋子,他陪她去买的。

    「孟葳,你在哪里?孟葳?!」洛德维希走进树林,边喊边寻找,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颤抖。

    上帝,仁慈的上帝,请保佑她平安无事!

    「孟葳,你在哪里,回答我!孟葳!」

    「艾……奇……」

    一阵微弱的声音飘过洛德维希的耳际。

    洛德维希马上循声而去,看见躺在树林里的孟葳,她衣着凌乱、满身泥巴,两只鞋子早就掉了。

    「孟葳!」洛德维希赶紧跑过去扶起她,眼中蓄满热泪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……我离不开你……」孟葳哭着说。

    看到他,她的眼泪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她应该离开他的,谁知她无心无魂的走着,竟走到他家的树林里来,她要自己改变方向,但是她做不到;不断告诉自己要忘记他,却只能不断呼唤他的名字、想他的样子……她终于发现自己一点都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能回去变成他的负担、害他成为罪人呀!

    这一切令她心力交瘁,在那漫无止尽的树林里,她愈走愈累,愈走愈饿,直到累倒在这里,仍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然后,梦境出现了,他出现她眼前,这么真实、逼真。

    如果她要在这里与世长辞,那最后的这场美好梦境,就是上天的恩典。

    「傻瓜,谁要你离开我?傻瓜!」洛德维希将她深拥入怀,「有没有怎样?有没有哪里疼?」

    「我会害你……成为罪人……」孟葳轻轻摇头,更多眼泪滚下来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受什么伤,只是饿得走不动,跌了几跤而已。

    连体温都这么真实?老天爷真是太照顾她了。

    「为了争取你,我不惜成为罪人!」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重要?

    「不要……这样不好……」她不要他成为罪人,不管在哪个时空、哪个世界。

    「不要离开我,不要再一声不响的走掉了!」洛德维希拥紧她,再也不想放开。

    「这场梦,好真实……」愈真实的梦,只会令她更心痛。

    「不是梦,傻瓜,这不是梦!」洛德维希摇摇她、拍拍她、拧拧她,要她知道这不是梦。

    「艾奇……」孟葳被拧得很痛,才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「我不会放你走的,你要有觉悟,你永远都别想离开我了!」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席作品 (http://tangx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